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MHA轟百&勝茶短打


「轟百」
其實轟同學對於比較照顧女孩子這回事,跟在同齡男生同學中比較下很明顯呢。
在與對方組隊後,八百萬這麼想過。

她很冷靜的分析,認為這樣子的紳士態度絕不是對她一個人,後來觀察後發現的確也是如此。
在某次閒聊中她開口問了對方為何如此,對方歪了一下頭思考了一會兒。
「自然而然吧。」這麼回答她的轟焦凍,腦海中有一霎那浮出母親哭泣的容顏,但八百萬自然是不會知道的。

所以她並不是特別的。

得到這個結論的不知道為什麼是心情複雜的,雖然這是最正常的狀況,八百萬開始怨嘆自己不要太少女情懷了。
「八百萬,怎麼了嗎?」轟注意到對方略為複雜的表情,開口喚了對方。
「啊啊、我沒事的。」
「如果不舒服要不要去保健室?」
「轟同學我真的不要緊的!」

「...那,不要太勉強自己了。」
轟看著八百萬的表情很平淡,只是眼神中閃爍著些什麼。
「...轟同學也是。」八百萬勉強擠出回應,配合上一個微笑。
「那我先去一趟保健室了。」
「欸?」還沒問出“轟同學受傷了?”八百萬開口發出第一個音節的時候,對方已經頭也不回頭的前進了。

::::::


「老師,剛剛突然心跳加快了,是我身體有什麼問題嗎?」
「我怎麼檢查都覺得轟同學你身體狀況良好啊,在心跳加快時,你回想一下,有出現什麼預兆嗎?」
「....呼吸困難?」
「感覺有些不妙的情況呢。」
轟焦凍又想了一下才開口:「可是出現這種狀況,大部分都是因為...」
「暴飲暴食?睡眠不足?」
「不是,是看到八百萬笑的時候。」

「...........................」
「老師?」
「轟同學我可以評斷你的身體很健康,你可以回去了。」
「是嘛,那老師,如果下次再遇到這樣的狀況時有什麼解決方法嗎?」
「你就習慣吧,這是青春的歷程...」見到轟焦凍露出困惑的表情,老師也不想解釋些什麼了。

雖然最快解決方法大概就是你趕快跟那個女孩子交往就可以了。
然而老師並沒將這種吐槽說出口。


「勝茶」
第一支舞。

麗日御茶子理想中的第一支舞,是與暗戀對象共舞,那位同時擁有溫柔與夢想的綠髮少年。
那是少女太過美好的夢,所以落到現在這般狀況,難免會有些失望。

比起以前的小心翼翼,麗日現在終於敢坦蕩蕩地正視眼前的另一個少年。
爆豪勝己。
那位與名字相符的氣場,可怕的表情搭上莫名僵硬的動作。
對,麗日御茶子現在正在與爆豪勝己跳舞。
連自己都預想不到的狀況,起因只是她看到爆豪同學在場邊,又一時之間找不到心上人,索性攀談了一下。
為什麼會變成共舞的狀況,麗日忘記了詳細發生過程,不過大概是同學們慫恿難得上場的爆豪來一場舞,就變成這樣了。

好笑的是,雙方明顯都是第一次跳舞,彼此為了不和對方肢體打架,轉圈以及踏出舞步怎麼看怎麼彆扭。
少女浪漫的夢想暫時沒達成,反而獻給這位與她關係不好也不壞的爆豪同學。
不知道是不是她表露出了失望的情緒,爆豪勝己壓著他暴躁的口吻開口了。

「喂,妳不會跳一跳就讓我飄起來吧?」
「欸?」

麗日反應過來男孩子是指她的個性,不過使用這項個性時需要觸碰到物體...她移動了視線,最後注意到因為跳舞需要所以相握的雙手。
啊啊!自己太晚才注意到了!
現在抽手怕太尷尬,會傷及爆豪同學的面子,麗日深呼吸了幾口空氣,還是接受了這樣只是單純地碰觸,合情合理,不要想太多。

「我才不會像爆豪同學一樣控制不...」想反駁,沒想到話一出口意識到多麽不慎重,麗日來不及閉上嘴,就直接看到對面男方皺起眉一臉難看與火大。

即使如此,少女被握住的手卻接受著與少年情緒相反的力道。

爆豪勝己相當不悅,然而他放輕了手中的力道,像是證明自己的個性與力道是可以受控制的,不具威脅性的。

麗日御茶子以為爆豪勝己會甩開她的手,沒想到會是採取這樣的行動。
爆豪勝己自己則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個微妙的情況。
少年聽著讓人煩躁的背景音樂,握著很明顯對廢久有好感、只有少女該有的小手,平常他一定早就沒順著這個鬧劇一路演下來了。

得不到結論的爆豪很煩躁,如同現在麗日的困惑。

管那麼多幹嘛?不需要原因好嗎?本大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爆豪勝己的內心這麼大吼,實在不想探究原因。

少年與少女間,這場舞之後,殘留下來的矛盾與微妙將演變成怎麼樣的催化劑,身為主角的兩人說不上來,也不去探究。

現在,此刻,當下,第一支舞就單純獻給所剩不多的青春與單純。
一步一步青澀的,展開步伐,靠近對方。

那是麗日御茶子的第一支舞。

那是爆豪勝己的最後一支舞。


====



评论(9)
热度(99)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