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IN依蘋

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八百屋路實和她的第一部隊
隊長/近仕刀御手杵:不用解釋,審神者的大型犬,目前看來是一方通行的熱戀(????)
亂和次郎:看不慣審神者的閨蜜組,但是以實力來說很可靠,討厭審神者的理由不太一樣。亂是有個人原因,而次郎就是單純不喜歡審神者老是不願意深交、太公式化的禮貌式對應。
不動:對於御手杵審前審後態度差太多表示不習慣,遇上審的招牌笑容會備感壓力。
大俱利:對審神者沒有任何感想,應該說這樣公事公辦的審神者對於他來說是最好的狀況。
燭台切:當過近仕刀(任職最長),最被審神者信賴。負責廚房料理,對於審神者也沒太多感想,畢竟也沒為難到他什麼,能很平易近人的和審神者相處。

淀的本丸與第一部隊:
三缺一的長船太刀
謙信
龜甲
明石

小豆是隊長/近仕刀 在淀當上審神者後 關係變得很微妙
謙信基本上是有些嫉妒淀的存在 因為小豆太照顧對方
大般若和小竜大概知道審神者和小豆之間的貓膩 但是都沒明講 也不會跨過界去對淀做些什麼舉動
倒是龜甲和明石不怎麼怕得罪小豆 
明石就是看戲成分居多 不怕場面尷尬的那種 會直接把小豆彆扭的點說出來 一點都不拐彎抹角 大多時候不會做些白目事 因為處理後續很麻煩 
龜甲倒是有點競爭意識 不過說是小豆女審推手也行 我不覺得他真...

預計會出的文阿嚕佐藤實習生(自創女角)本
大約20P 不過裡面四格劇情算是圖書館全員向居多
不免俗的一定會賣戀愛劇情(大概兩三頁吧)

順便放點塗鴉

刀女審inktober和塗鴉

灣家刀女審合本宣傳!
我負責的部分是浦島女審 請多指教!

浦島女審《海,未及之處》前引

他的手指穿透過她的心臟。

虛無飄渺的力道再也無法掩飾肉體已不在世上的結果。


她朝他笑了,想握住那雙再也無法觸及的手。

嘴型彷彿說著「謝謝你。」

「太好了。」

「喜歡你。」


少女縱身一揚,身後即是沒有邊界的岩石與海。

沒有任何遮蔽物。

沒有任何禁戒線。

只剩一處越來越沉的海域。


是哪種呢?他聽不到了啊。

女孩子的聲音被浪潮聲的前後浪推翻,如死水暗沈的枯枝取代了最後的光景。


魂牽夢縈的結果導致浦島虎徹想著,

要是她還活著該多好。


所以他一頭悶進清澈的澡水裡,被液體嗆得喘不過氣。


審神者死掉了。

她溺死了。

海未,死了。


被那個世界的惡...

愛してるよ、ビビ
明日になれば
バイバイしなくちゃいけない僕だ

我愛你喔,vivi
但到了明天
就不得不說再見了

【米津玄師】vivi

三池女審的故事還會持續更新 不知道自己這一年能交代多少
刀女審的故事都會有出本的打算 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集結出冊
接下來更新可能會很緩慢或是停下 但是出本說完故事的動力不會停!

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不管是三池兄弟還是初江姐妹的故事都
謝謝d(d'∀')

小豆女審『奶與蜜的應許之地(番外)』

>感謝AZ@Fraua 提供標題
>正經向
>女審有私設 可以參考前幾篇 1 2 3
>上篇 下篇

00

『你逃得越遠越好。』
『別讓我們再見到你。』

一淺一暗的身影這麼告訴她。
在天崩地裂之時、在整座建築垮去時,她接收到這般訊息。
即使多麼涉世不深,作為弱者的下意識反應皆是一個動作——逃。
所以淀隻身一人投奔進沒有盡頭的未來裡。
提著滿滿刺繡的裙擺,捧著手中的包袱,跑到繡花鞋掉了另一雙都沒察覺。

大家都去別處了。
紅紅豔豔一閃一閃的刀光。
刺痛且血腥的影像扎在後頸,令人頭皮發麻,她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體力耗盡。

為什麼丟下我呀?
為什麼要...

典女審『奶與蜜的應許之地(下)』

>感謝AZ@Fraua 提供標題
>正經向
>女審有私設 可以參考前幾篇 1 2 3
>上篇 番外

00

『你們要上去,到那流奶與蜜之地;』(出埃及記 33:1-3a)
群山、曠野、大漠、深海。

那豐盈的應許之地。

01

初吱吱喳喳的聲音都快成了定期的背景音樂。

對多年與姊姊共處的江當然沒用。
她沒受任何阻礙的開口詢問茶几對面的刀劍男士:「昨晚的信你看了嗎?」
「看了。」
被冷落在一旁初顯然不高興 :「有什麼不可以在我面前說的嗎?」
「我也是想保有一點個人隱私。」
「嗯——好吧。」放棄追根究柢,隱私這兩個字對初來說沒清晰概念,...

騷速女審『奶與蜜的應許之地(上)』

>感謝AZ @Fraua 提供標題
>正經向
>女審有私設 可以參考前幾篇 1 2 3
>下篇 番外

00

『你們要上去,到那流奶與蜜之地;』(出埃及記 33:1-3a)
群山、曠野、大漠、深海。

那豐盈的應許之地。


01

姐妹間的閒聊永遠不嫌多。

「七夕?」

「是那個!一年只能見一次面的牛郎織女嗎?」
「嗯——有點可憐呢。」
對於那些兒女情長的傳說,初可有興趣了。

「我是覺得一年能見一次已經很不錯了。」江搭話。
「江好不浪漫!」
「總比一輩子見不到好吧?」

無法反駁的初噎個正著,傾過腦袋,多少同意了江的說法。
但她還是悶聲生氣,...

小豆女審短打『あの子。』

>小豆長光x女審
>抓個性用的練習短打
>接吻癖女審

:::

「小豆。」

小豆長光很快就注意到站在門邊的少女,縱使餐桌其他談話聲幾乎要蓋住過她的音調,明石國行結束了進食,小竜景光剛倒盡一杯日本酒,亀甲貞宗則是衝著外頭的少女露出禮貌、善意滿滿的笑容。
淀對於深夜的飲酒會沒有任何概念,點點頭表示自己的存在。

待他走到她面前時,她斟酌了一下,最後只是十指交錯在胸前,多少有種猶豫的味道。
「怎麼了?」
他的身高和體型幾乎是蓋過房內透出的燈光,連彎身都能掩蓋那一份喧鬧與視線,男人還微小的調整之間的視線差。
「淀想——」
「我想——」
拿捏了幾次都找不到適當的話語與主詞,她並非害羞,而是順應著這個本丸習得的規矩...

小豆女審

自家CP歌曲紀錄

以後哪天腦衝可以做個PV吧

三池女審 『契合的節奏 / 阿吽のビーツ』

『貴方に捧げた心臓 
いつか返して 優しくしてね
本当は戻りたいんだ
今からでいいから』

小豆女審   米津玄師/『恋と病熱』

『「你會拿如此相像的我們怎麼辦?」

些許的謊言引發了熱病 
微熱一直纏身不退 
好想去愛 好想被愛 
無法棄之不顧的我 祈求原諒 』

杵女審 初音ミクDark/『alternate』

『 不要離開我,靠近我吧。 
明明只是想要觸碰到你的心聲而已,但卻是遙不可及啊 ...

小豆女審/有接吻癖的女審

點開還是注意一下/一群擁有青春肉體的文豪(佐藤/織田/三好/北原)
文司書向(有自創女角注意)

我的創作讓你感覺最特別的地方是什麼?

可以回答圖或文字都可!
剛好看到大家在跟風 決定來lof問 無人自刪😂

圖書館操勞組短打『濃墨』

>佐藤春夫x自創女角(實習生)
>有多位自創女角串場(司書與食堂娘)

佐藤春夫在心底深處知道,自己是位與谷崎潤一郎相似並且毫無差別的男人。
轉生前他就知道。
轉生後他更知道。

:::

「實習生。」
司書柔和的提點身旁年紀較輕的女子,手指敲著懷裏的精裝本封面,側過身好讓對方走向魔法陣附近。
地板閃爍的魔法陣上傳出由模糊至清晰的人影,文豪們潛書歸來,今天首次的戰役是平安歸來。
實習生連忙拿出配置好的藥水,交給在場文豪一人一瓶藥水。

打敗侵蝕者是每日的環節。
是工作,是日常。

第一次他們還有餘力,一如往常的司書小姐選擇以藥水為文豪們補充體力再次出發。
第二次的狀況就沒那麼樂觀,不僅食堂娘要擔心...

刀女審短打『團子』

跟你們說 我看到那個新內裝差點以為是一大疊雞蛋擺在那

女審神者有名字
出現的刀有:三池正國杵陸奧

:::

三池初江/

「送甜的嗎,挺機靈嘛。」騷速劍看著雙頭少女手裡的白色團子,隨口回話。
「騷速的口氣好像在嫌棄我之前很笨。」
把拿到的團子送給三池兄弟是初的主意,在玄關遇到他們倆,她趕緊要他們先等一下匆匆去拿來禮物。
「我哪會嫌妳笨?」
騷速劍接過那個不大不小的糰子,掰成兩半,接著另一半塞回初那小小的手裡。

「倒是你多吃一點。」
「別餓肚子了。」

江在旁邊都覺得隔壁有點閃,把視線轉回眼前的大典太光世,對方沒有兄弟的一絲乾脆,凝視起手裡的那團白色食物。
「——把點心給我這種刀?」
他那頭深色的頭髮垂下,看不到他的表...

刀女審文司書各種cp混雜注意

存檔用/光忠女角

現代趴囉前提下的前學生光忠x女老師女角

:::

「せんせい。」
他叫出以往如此熟悉的稱號,女人停下攪拌調酒,也回望進對方一如往常收斂的笑容裡。
「老師,就只能是老師呢。」他沒發出洩氣的嗓音,倒是平鋪直述的說著話。女人眼眸餘光反射著吧台低調的光源,輕輕的嗯了一聲。

「是喔,不管過去還是未來,我都會是你的老師。」
「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是吧?

///

「我已經不是當年能說出想成為帥氣大人的那位水戶老師了。」
包包中掉出的報紙上面一角落寫著高中女老師與男學生私通的新聞,不大不小的篇幅,女人注視一會兒,沒打算收起掉落在地上的其他雜物,包包在側身搖曳。
燭台切光忠沒有放開拉著老師臂膀的那手,她已經醉到站不穩,一身搖搖晃晃在...

文豪x圖書館的女人們相關插畫

文司書元素有

三好/佐藤/子規

圖書館操勞組短打『那日』

>佐藤春夫x實習生/圖書館操勞組
>可能OOC
>谷崎戲份挺多的


::::


「啊,抱歉佐藤大人,可以麻煩你幫忙去找件外套嗎?」


司書室內沒有相稱的替換衣物,擺放在貴妃椅上盡是些蕾絲或是高級連身裙,套上一定不合身。
至少她試過了,再也不想嘗試胸部被憋緊的滋味。
思考了片刻的實習生最後決定開個門縫跟外面的同事傳聲話。

「外套?」佐藤春夫歪過頭,小心的對上門縫間實習生的視線。
「嗯,外衣襯衫那些要先晾乾,不過可以先套件大外套做事,然後跟食堂娘借個鞋子⋯⋯」因為她鞋子尺寸與自己的八九不離十。

會變成這副狼狽的樣子是有原因的。
在執勤時間意外掉到池塘裡並非她預料到的,原本是想急急...

給 @寒狸居時帖 和 @Fraua 的詭異塗鴉
女角是阿茅家的女審

滿滿的鹹魚

圖書館操勞組短打『菸與酒』

>文阿嚕同人
>佐藤春夫x實習生(創作女角)/圖書館操勞組
>日常片段



實習生在庭院不顯眼之處找到佐藤春夫。
說找到不太對,是菸味先曝露了有人躲在樹後,實習生沒想過會是自己最常聊天的那人。

「原來佐藤大人會抽菸?」
她深色的眼睛止在男子手中已被點燃的菸。
特殊、捲曲、苦澀的燃燒味順著微風飄散過來,朦朧的白煙上升至兩人之中。
「這個嗎?偶爾而已。」幾聲悶笑,他並不打算隱瞞,但巧妙地撒了謊。

不是偶爾,是很常。

「真意外,嗯——不過如果壓力大的話想抽菸倒是很合情合理。」
後半句變成喃喃自語,她完全不否定工作平常帶給他們的壓力。
搞的她也想來抽一根了,不過很快就想到自己一抽就會咳嗽的類型,馬上作罷。

有...

主要:佐藤實習生
三好司書/子規設計師
還有不知道為什麼生日跟我同一天我還停不下畫他的谷崎老師

文豪x創作女角注意
聳聳肩表示這比哪個坑還冷告訴我

代稱:辦公組  / 咖喱組                    /操勞組                         ...

騷速女審『觸摸與親吻』

>女審神者有名字
>我直接用騷速劍這個翻譯了
>都是在放閃

『觸摸』


「付喪神跟人類的身體上什麼差別嗎?」
初在某日午後這麼問騷速劍。
「姊姊是想問可不可以摸你。」一旁的江發話,果不其然惹來初大聲的反駁。
「不、不是那種意思!只是想說有沒有差異!」初努力想解釋,但是對上騷速劍疑惑的眼神卻又什麼都說不好了,放棄般的垂下頭。
「在我和兄弟之前,不是還有其他刀劍男士輪流照顧過你們嗎?那時候沒接觸過?」騷速劍疑惑的點在此,說出話以後倒有些後悔了。
姊妹面面相覷的模樣還是第一次見。
「宗近先生畢竟太不可高攀——況且在那之前的長谷部先生或是源氏兄弟也——」初沒有說下去,她不敢說三池兄弟是首位願意正眼看著她們...

三池女審小段子集中01

01 三池


「搬到小小的房子、有一塊可以種菜的花圃和漂亮的庭院,這樣不是很好嗎?」
「啊、對了,門牌的話⋯⋯掛三池如何?」
「把你們兄弟的姓氏掛在門口,這樣就超級像那種外面的住家了!」

描繪著不可能的藍圖,初仔仔細細的提起夢裡的理想居住處。

「騷速覺得三池 初怎麼樣?好聽嗎?」
「同個姓氏簡直像是一家人,真不錯。」

愉悅的訴說自己的期待,初瞇起眼,眼眸都快化成與之同色的夕陽。
一直重複朗誦的話,或許哪天就能實現了。

騷速劍忍著沒說出口。
其實冠上姓氏並不是單指有家人的權利,作為妻子的話,這也是可行的。
連在旁看書的江都沒戳破這點,他想別做太多評論好。


「——你如果哪天想叫三池 ...

『他們的夏末』

*順序為狸女審>杵女審>陸奧女審>三池女審
*加碼短打為大包平男審(BL注意)和浦島女審
*審神者都有名字

TAG:夏天/浴衣/煙火/海/現世趴囉

『他們的夏末』

:::

她身著豔紅的浴衣,上頭印有幾朵鮮花。

盤起的頭髮錯過了幾縷髮絲,頸脖的角度往下露出一片白皙,她盯著雙腳的木屐,思考起該不該打電話給走散的他。
某方面來說,是她自己沒抓好對方,不對,是他們好像從來沒有在等待誰的腳步上達成共識。
所以說,他們之間到底算什麼啊?她不想多愁善感,放下手中的手機放棄多餘的思慮。

此時煙火聲響起。

人們的讚嘆聲綻開在夜間,繽紛的色彩散入人間,紅的、澄的、白的,亮眼奪目的,耳邊響動著煙火的咆哮,她只敢靜靜待在...

創作者的心路歷程雜談

大概就跳著說來說去,沒有條理。
寫手圖手的東西都會說說,自我抒發多。


真要說,被第一次遭到肯定是投稿校刊的校狗擬人文章得獎,才意識到原來自己能打出有感染力的短篇作品。
從國小就一直都有寫故事的習慣,不過幾乎是到大學才會在固定在網路發自己的創作,老是找著適合自己的文風敲打著短短的短打,高中後期開始換成電腦打字,但是 出國前一直被禁電腦導致打字很慢所以碼字過程很艱辛<<

嗯,說到書寫文字,我自己開始短打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怕自己忘記怎麼使用中文,光是在打文章上的用詞和平日的閱讀量就已經少中文圈一大半,這點在每次打文上都可以感受到無力。要怎麼使用哪些字眼描繪出一個世界?要怎麼架構...

下一页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