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女審/排球BG CP:影花 日花 菅潔 大結 赤白福 照華 女經理CP 緣冴 明冴
Weibo: @依蘋IPIN
Plurk: haru598618

跟幫太太的風 也貼一下之前寫過的問卷
陸奧/正國/杵/三池兄弟

關於開車的喜好問題?
用自家刀女審觀點下去寫的

三池女審短打/車/現代paro

大典太女審/騷速女審
廢話不多說點我
整篇都車 注意

陷入一個坑 兩年還出不來
叫刀 女 審
最近還被三池兄弟坑了 為什麼三池女審糧比想像中還少???

第一張是三池女審 後三張為騷速女審短打後續 倒數第二張的梗來自這裡

*騷速女審現代趴囉


*刀男持有過去的記憶


**女審非本篇的雙頭設定 是兩個不同的肉體


**可能OOC



*我就寫爽的



:::



初是在一間陌生的房間醒來的。



奇怪?她本來應該是在派對上?
喔對,她跟妹妹因為母親的同事的小孩的隔壁鄰居的三日月先生的邀請下參加了三池家的派對。
然後她不小心多拿了幾杯顏色漂亮的雞尾酒想說反正也不會真的跟三池家的兄弟遇見——


接著呢?


這之後記憶斷片,初嘗試從被窩裡試圖鑽出來,就肩膀因為睡覺姿勢有...

只是想公告一下

最近多了新追蹤的同好們請多指教
不過在此警告
這裏大概只有20%的甜與搞笑創作
剩下都是大量的死亡捏他闇墮虐和BE
請想清楚再追喔!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

「陸奧女審短打」 關於妻子半夜最近老是偷偷起床這件事

>請注意 女審神者有名字
>雙方已結婚的前提下寫的短打

:::

陸奧守吉行在婚後,正式搬入審神者的房間與她同枕共眠。

不過最近有點奇怪,非常奇怪。要不是他某日在睡夢中驚醒,也不會發現隔壁床鋪是空無一物。
在半夜這個時間點,審神者也不會有其他事可做,除非是要背著全本丸偷偷摸摸——
當偷偷摸摸這個字眼從腦袋裡迸出時,他在第三次醒來身旁無人的情形發生之際,決定起身去尋找加藤正子的身影。

他意外的是在客廳發現微弱的燈光和刻意被調低的聲效。
當陸奧守拉開紙門,看見是熟悉的審神者鬆了口氣,不過審神者整個人被嚇壞的神情實在讓人太難以忘懷,她還不時移動嬌小的身體阻礙他瞧見電視螢幕裡的畫面。
是在遮掩什麼?...

因為妳不能在此死去,
因為妳不能在
除了我的刀刃下以外之處死去,

山姥切女審 --《七日生》

cwt無料 赴黃泉02 杵女審

cwt無料 赴黃泉01 陸奧女審 狸女審
第二頁第一個對話框設置錯誤 本來是內心旁白

三池女審短打『曖昧景色』

*請注意 女審是雙頭設定
姐(左)妹(右) 詳情請看此篇最後幾張塗鴉
*大典太女審+騷速劍女審
*OOC可能?
*此篇就是直接用騷速劍這個翻譯(ソハヤノツルキ)不習慣者可略過此篇(登愣)


主殿是他來到本丸後第一位見到的人類女性。

初與江是第二位。
初與江。

是他取的名字,不,是他提議的。

姐妹倆完全沒有意見的接受了,同樣是兄弟,因為他表示沒有想法。

而大典太光世從此以後,只記得她叫江了。

從今以後的一年裡。
從今以後的日子裡。


:::


故事的一開始,來到這個空曠的本丸後,他還是滿中意這不起眼又灰濛濛的地方。

沒想到初為人形的他遭遇到棘手的事。
少女們發燒...

刀女審/男審刀
點圖而創作出的審神者與刀男CP

巴形與沒有本丸的六十幾歲女審/相愛相殺的山佬切女審/石切丸與病弱人妻貴婦女審+高中兒子/代理男審與大包平/蜻蜓切和來自甜點世家的女審/酗酒的奇怪打扮女審與他的小王子後藤/想戀愛的女扮男裝女審和獅子王/被遺棄的雙頭女審與三池兄弟

小公告

最近辦了另外一個主頁 OW相關x讀者/自創角色
如果有興趣可以來看看 點我 不過不知道會更新多勤
APH的蘭哥蘇創作其實還在猶豫要不要乾脆移到那邊算了 因為都是動漫人物x你或是自創角色....到時候看那邊主頁活動頻率再說

總之先這樣

OW麥安短打


為麥安tag貢獻一下
名字皆為臺版翻譯

:::

00

他永遠記得。
她喊了他小牛仔。
而他畢恭畢敬的輕呼她為女士。

01


她的茶從來是少糖,甚至無糖。
白色的糖塊倒是被麥卡利噗通噗通的丟了好幾塊進淺褐色的液體裡。
她對於他的重口一笑而之,手指提起茶杯邊緣,安靜的品嚐著新鮮的熱茶。
眼裡的深色沒與他對視,僅凝視著前方基地的落地窗下照射進的陽光。

即使過了好幾年,安娜·阿瑪利當年的一頭黑髮褪成灰白,麥卡利還是忍不住想讚嘆對方那一絲一毫沒改過的習慣,呃、他並不是懂得優雅品茶的人。說到讚嘆,平常總是可以信手捻來的滑順口條,這種時刻卻派不上用場。
或者說跟安娜相處的時間,他幾乎是不需要佯裝浮誇的。

就很單純、很單...

Gency短打 『充滿希望的你與身處人群的我』

*部分個性/角色中心概念對換有 
BGM:ニア / 夏代孝明 
*參加Gency周的產物

00

殘破不堪的男子向她請求:「讓我活下去。」

Angela Ziegler她不是第一次遇到向她哀求的病人。
為了活命、為了存活、為了一切。
女人套上手套,手裡握緊了冰冷的手術刀,她碧藍如海的眼將視線聚焦在對方微弱的呼吸起伏上。

視線稍微往上,他沒有閉上雙眼,彷彿在等著她的回應般。

她不喜歡作出無謂的保證,自然是沒回應。
沒有回應對方的眼眸裡,那股異樣的神韻。

即使被血液蓋過五官、即使四肢遭受傷害——

她從沒擁有過的東西。
在這位男人琥珀色的波動裡。


01...

蘭哥蘇短打集中01

(一)

>只是想打小比助攻和西裝蘭哥

蘭哥=Tim
小比=Emma
自創女角=Annie=Ann

注意/這是APH角色荷/蘭x自創女角(安/安妮)的短打

:::

Annie的行李裡沒有連身裙。


這並不代表她不喜歡穿裙子,而是在旅行的路途中連身裙的並不方便行動,所以她一直都是輕便衣裝居多。
當Emma拿出一看就價值不菲的小裙子時,她其實當下是想拒絕的。
你看柔美的布料和復古的設計,怎麼好意思穿上去!還是別人家的衣服!
反而是Emma笑著說這些衣服都放到要生灰塵,她不介意讓她穿上去外面兜轉。

「而且,今天晚上,妳是要跟我哥出去吧?」俏皮地朝她眨眼,Annie的確辯解不了。

她沒說錯,所...

放個圖

APH蘭哥x自創女角02

APH蘭哥x自創女角01

放幾張特別喜歡的上來^^
手書地址點我
草草畫了一下朋友阿泡『乾涸沙地』裡的酒吧片段
注意這是趴囉手書<<
CP為同田貫正國x自家女審神者

MHA短打/英雄殞落之時

*OOC

*黑暗向注意

*CP取向:轟>><<百、勝>>茶


『無法孕育』


八百萬百挺直身板,耳裡收聽著醫生發出密密麻麻、斷斷續續的雜音。
後遺症。傷痛。能力。


作為受有良好禮儀教育的子女,必須要隱瞞住內心負面的情緒。
至少在有客人來訪時,八百萬百從不露出一絲破綻,一直展開學生時期中最熟悉的笑臉。
來訪最多的,永遠是學生時期的夥伴,從沒有例外。

在一場戰鬥中,或者說一場陰謀中,自己被奪取能力後日子就一直是如此。

敵人是這麼說著——
要將她能孕育一切的能力消去。
你有對應的知識、你有相應的家庭背景。 
即使失去能力。即使不當英雄。 ...

發一波刀女審(狸女審、杵女審、陸奧女審有)
最近放假希望可以有時間來爬爬久違的刀女審tag...(前提是要我真的不忙嗚嗚)

收個mur mur

>>>>>
稍微翻過一些其他家的設定和故事還是忍不住佩服起大家設定之強大...
因為一開始知道自己能力在哪所以一開始就走遊戲設定的我(
結果還沒補完正劇又再大玩趴囉 自作孽不可活<<
Anyway....還是手賤一直寫一些BE的東西停不下來嗚嗚為什麼刀女審這麼好發揮呢....

【刀女審/狸央】乾涸沙地


謝謝阿泡的大力推坑 預告一下近期會有手書出來
刀女審真是各方面充滿罪孽的大坑呢....
不過不得不說德軍官正國和法寡婦依央超級深得我心Q_Q
===
他答應了她的請託。
縱使同田貫正國壓低聲音,平鋪直述的道了句滾。在她耳裡卻是那層從沒得到保證的利益關係獲得當事人的證實。
她拋下無法活命的禮義廉恥、無視了民眾的粗言穢語,向德意志軍人請求著活命。在沒有一位同鄉人能給予一介苟延殘喘的寡婦任何憐憫時,她認命地盤起那頭捲髮,露出白皙的後頸,就奢望著能得到幾乎是奇蹟般的青睞。

她抓住了眼前的唯一希望,而在這刻,他應了。
滾。

當通過緊要關頭,鬆懈下來的同伴用著近乎嘲笑的口吻描述著對方對於依央的情深意重,她怎麼...

【合作接龍/刀女審】三日月女審+陸奧女審

出去觀光之際順便再次合作一起產糧吃!肥宅們的戰鬥力!你們看到了嗎!
&感謝阿泡排版 修那麼多字真的是 非常辛苦Q.Q<<(

沫澱:


►原本是520賀文的東西,接龍文配圖。    
►假設在時空亂流中依蘋家的女審與我家的三日月+女審相遇的故事。    
►依蘋家的女審為:加藤正子 ,自家的女審:飛鳥 。    
►CP為:陸奧守吉行X加藤正子/三日月宗近X飛鳥。...

十監督短打

兵頭十座認為自己是個一板一眼、很有原則的人。
至少在他遇到立花いづみ前,都不認為是個會對慾望妥協的人。(當然甜食是例外)

現在就面臨一個狀況——

「這樣不好。」

「你說這樣不好嗎?為什麼?」女人半點害躁都沒有,讓十座更複雜了。

立花いづみ牽著他的手,沒半點尷尬。

「被人誤會就不好了。」他指的是男女授受不親的方面,可是他使不出力拉開手。

乖巧的像是犬類被主人牽著,連汪一聲都不敢。

他哪敢啊。

這位可是讓演技如此差勁的自己入團的總監督啊。

「不會啦,我不怕別人誤會啊。」不過顯然眼前的女人不這樣認為:「十座又不是壞人,是個很可愛直率的高中生啊。」
她對於男孩子兇狠的臉部表情沒有太多意見...

臣監督/臣いづ 『Daydream』上

角色過去捏造有

CP:伏見臣x立花いづみ

角色OOC可能


01


伏見臣目光短淺。

導致他半個青春歲月擱淺於灘上,即使擁有著呼吸起伏,仍四肢僵硬。

自己在一套社會標準下,是條任人宰割的魚。

被去除鱗片後,屠刀一道道畫在赤裸裸的鮮肉上。

除了物理的蠻力掙扎外,沒有其他餘地。


沒有其他選擇。


手機鬧鈴響起,他慢吞吞的結束早餐時間。

勾起散落在椅背上被擠皺的制服上衣,看起來有一段時日沒有燙平。

刻意沒有扣好扣子,他先是穿上一件汗衫後,再穿上印有校徽的襯衫。

不守紀律的衣裝會被老師訓話,不過誰管他。


『高中生就該有高中生的樣子。』

這句話是老師私底下找他...

臣監督/臣いづ短打x2

『所謂的溫柔』
>可能跟主線有關

>打個一時爽

>補完全劇情可能會另外微調用詞跟更合理的說法然後畫成漫畫吧...

BGM: ▶︎ライカ 歌ってみた /めありー

「臣的溫柔並不是模仿而來的。」

「不管是對於其他人的包容或是細心照顧,我不認為這是可以輕易辦到。」

纖細的手指捏進男人的襯衫衣料中,她努力想平復自己的情緒,不過力道還是沒有控制好。

因為伏見臣在懷疑自己。

因為伏見臣比想像中的溫柔過頭。

因為自己的內心已經亂七八糟,深怕自己組織語言的能力傳達不出任何東西。

就如同上台表演般,什麼都一塌糊塗——

「這就是臣,這就是我喜歡的臣!」音量...

all監督+很多臣監督

我吃all監督 有人吃嗎

這次灣家寒假場Newtina合本 就是塊小甜餅合集 剩下3P扉頁用 (我算數沒錯ry
感謝@xila袖_Leday 的參與~

剛剛發現試閱文字有點小 重發一下 第二張是小說試閱

© 依蘋IP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