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刀女審御三家短打『月光食堂』

陸奧守吉行 同田貫正國 安本依央 

00

面對於一見面就劈頭是別把刀劍男士的名字,連新手教學都隨便應付了事的審神者,陸奧守吉行一開始就有想過這樣的女人搞不好很惹人厭吧。
既膚淺不認真,更別說對待人的態度不夠真誠。

不過陸奧守無法討厭眼前的審神者。
畢竟認真對待食物的人照理來說不會是壞人。

01

「難得有新鮮的番茄,不拿來做燉飯太可惜了。」審神者第一天沒去摸透戰場的配置,倒是先逛了一遍廚房。
隨手找到的蒜頭被切成細細碎碎的,放到鍋子裡的油霹靂啪拉的因為火候噴起來。小番茄被切半,帶著剛洗過的水露被女人隨手丟進鍋內。多出的水杯被當作量杯,丈量起應當放入的水量。審神者從櫃子裡找到鍋蓋,用手機算了一下時間,將火量調制中火。
「沒有胡椒粉有點可惜呢,你就將就一下吧。」連盤子都是隨便挖來的,審神者也沒去過問刀劍男士需不需要吃飯或是這些食物到底符不符合人類攝取的熱量標準。
被稱之為燉飯的異國料理被端到桌上。

開始遊戲的第一天還只有初始刀陸奧守吉行和審神者。
準備料理的時間卻意外的長。

「這是什麼?」
「我改良過的義式燉飯。」她邊熬起一口熱騰騰的飯:「不過日本米要做到那個硬度果然還是有差啊——」沒有外面傳統餐廳的軟硬適中,也沒有奶油或橄欖油,只好做成四不像的料理了。
眼前的女人不符合設定的意外會料理。陸奧守抬眼時也塞入一口像是泡飯的料理。
「怎麼有醬油的味道?!」
「就說是改良了,沒有鹽放點醬油還是可以的。」女人想起什麼:「應該不會影響口感?」
「嗯⋯⋯意外的不錯吃。咱還以為主上是屬於不會煮菜的類型。」陸奧守說出口發現這話以下犯上,但審神者不以為意的笑出聲。

「嘛,畢竟我唯一的優點就是會做飯嘛!」

02

之後隨著時間流逝,人開始變多了,審神者還是不愛出征,最想要的那把刀還是沒到。

廚房就是陸奧守吉行和歌仙兼定交換幫忙,一起面對開始增量的食物需求,審神者雖然會抱怨,但也沒停下在廚房的事務。

煎鮭魚切片一定要煎至黃金酥脆的表面,旁邊都要擺上一小片檸檬。米要煮熟後要悶到五分鐘左右。有關於湯的料理不一定要昆布和柴魚去熬,但是一定要跟這兩樣有關的調味湯塊。放進咖喱的馬鈴薯不一定要削圓邊角,不過胡蘿蔔要切得夠薄或是小塊方便煮熟煮爛。
「不准浪費食物。」審神者說這句話的意思不是要他們飲水思源,更像是宣告老娘做的飯敢剩或是不吃完,你就死定了。
「知不知道有人做飯要感激?」
陸奧守吉行偶爾私下會提刀劍男士偶爾不吃她做的飯也不會怎麼樣,主上就會挑眉碎念起『真不愧是多人一起住的優點』。

「一個人住的時候,做多好吃的料理都很空虛無聊。」
「趁我還想做飯給別人吃的時候好好感激我吧。」
強加自己的想法在刀劍男士身上,陸奧守覺得這個主上果然是個相當自我的女子啊。

03

同田貫正國來到本丸後,陸奧守吉行感受到主上明顯的溫度差,或是說惡意差也可以。她就像以前陸奧守認知的小男生要欺負死喜歡的女孩子一樣,不停惹同田貫生氣,用盡僅存的娛樂表現自己的壞心眼。

陸奧守有一次在換衣間和那名黑髮刀劍男子聊到。
「那種女人怎麼想都不適合跟人一起住吧。」同田貫在入澡堂前,邊脫衣服邊抱怨。
「主上的確是一個人住的樣子?」陸奧守說完注意到對方胡亂將白色裡衣丟進櫃子裡的籃內。
同田貫正國看起來並不知曉這件事情,在聽到的一瞬間露出比起詫異更為複雜的表情。
像是在說陸奧守你怎麼知道這種事?
沒辦法,誰叫審神者對除了你以外的態度都算正常啊。從一般對話裡略知主上的一二也不算太難,即使她不愛說。

陸奧守最終還是以一句完結這對話:「咱聽說的啦,哈哈。」


04

審神者不會處理生食。

當刀劍男士當天抓到新鮮、胡蹦亂跳的魚時,就會交給歌仙兼定處理。
今天的料理是生魚片。
一人傳一人,審神者終於拿到醬油罐子,把醬油添置小盤的六分滿,接著是放入歌仙親手磨出的芥末,一團大約拇指大,接著用筷子打散在盤內的醬油裡。
陸奧守見審神者又毫不害躁的搶過同田貫盤子上的生魚片,惹得男性咬牙切齒的低吼,但同田貫除了低吼外沒有其他動作。

是餐後陸奧守才又碰到在廚房挖了一大碗飯的同田貫,撒上海苔配料的同時,他問了陸奧守芝麻油放哪。
「在靠爐台那邊的紙盒裡。」陸奧守回應,把餐盤放到洗手槽。
而趁飯還是熱的時候,同田貫二話不說抄起芝麻油,在還熱的白飯上淋一圈,又拿起醬油淋了另外一圈,然後用筷子拌開白米飯,粗魯的動作灑出好幾粒米。


「你跟主上說一聲不要吃你的食物不就好了?」
「⋯⋯干她屁事。」他嚼著飯香和口水都要噴到陸奧守臉上了,不敵餓意,同田貫又扒了幾口飯:「反正光吃生魚片也吃不飽。」


05

審神者離開的那天中午,她抓著陸奧守吉行的袖子抹上難看的淚水和鼻涕。
「那個用肥皂搓一搓應該搓得掉。」看著對方袖子印著的黑色睫毛膏和紅色唇膏痕跡,審神者吸著鼻子說了,一點悔意都沒有。
「呃。」陸奧守尷尬的看向審神者,她還是一副裝作沒事的態度。
「不要跟正國說。」女人這次抬起手臂,用手背擦淚:「——至於離開的事我會親口跟他講的。」
「除了離開這件事情,主上沒有其他要跟他說的嗎?」陸奧守難得想替同田貫這夥伴爭取點什麼,卻得到女人壓緊到窒息的聲音。
「沒什麼好跟他說的。」
連現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願意跟同田貫說。
陸奧守不覺得審神者是對自己偏心,而是對同田貫正國用上了極大心思。

在同田貫正國的面前裝作十惡不赦的壞女人。


06

後來陸奧守在某次同田貫正國喝醉的場合,聽見對方用不大不小、但非常得意的語調說了。
「那個女人喜歡吃魚。」
「不管是熟的還生的,對她來說都很好吃吧。」
陸奧守吉行也確實想起,在審神者離開前,每次新鮮的魚都幾乎是同田貫不知道打哪來抓到的活魚。

「話說咱一直想說——你們當初好好溝通不就行了?」陸奧守沒啜下手中的酒,翻弄起他們蹲在火邊烤起的魚串。
「不行、不行,那女人不可理喻。」同田貫醉到耳朵都紅了半片:「⋯⋯我跟她沒什麼好說的。」
他單手遮起臉,然後像是聞到什麼:「魚要烤焦了。」

「不,咱認為這魚還要烤個五分鐘,皮都沒脆呢。」
「啊!!陸奧守你煩不煩!反正我要先吃了!」

同田貫正國那天晚上喝了五大瓶的日本酒,配上烤得亂七八糟的烤魚串。



鶴丸國永 加藤正子 陸奧守吉行

00

鶴丸國永會說加藤正子呢,是他們本丸的大驚喜呢。
如果要說更大的驚喜,那肯定是加藤正子竟然喜歡上陸奧守吉行這回事。


01

「我不懂。」第二部隊隊長和泉守兼定表示意見:「怎麼看我都比那傢伙有魅力吧?」
和泉守沒有要加入奇怪的修羅場,只是純粹對於大小姐的眼光感到疑惑,大概也是因為對象是陸奧守吉行,所以更加針對。鶴丸國永自顧自轉著從正子那拿來的自動筆,想了想。
「會不會是因為你不夠有sense啊——」
「你說什麼?」
「sense啊,正子大小姐常用的外來語啊。」鶴丸朗朗上口,好像他很懂這個字眼的用法。
然後放下苦惱於這外來語的和泉守,自己自顧自地用大拇指轉起筆身,直到被加藤正子的拉門聲靜止動作。
「鶴丸先生!和泉守先生!一起來幫我捏給第一部隊的飯糰吧!」
和泉守此時像是意識到什麼,又補上一句:「你看她還只叫那傢伙哥!叫我們就加個先生!」

「嘿——不然和泉守想被叫歐巴嗎?」鶴丸嘴裡又蹦出一個外來語馬上讓對方住了口。


02

蒸地瓜的香味漫開於廚房,小小隻的審神者打開蒸籠時,撲鼻的白氣讓她揮動了手。
「用竹葉包還是荷葉包起來好?」當少女抬起頭詢問眼前的兩位刀劍男士,畢竟雖然有現代式的便當還是不夠所有刀劍男士使用。
「荷葉。」鶴丸說。
「竹葉。」和泉守說。
他們互看了一眼。
「不覺得用少見的荷葉比較有趣嗎?」
「我倒覺得用竹葉就好了。」
「那我給第二部隊的食物就用竹葉包起來吧!」少女審神者插入兩人的對話,揚起笑臉、舉起手中的葉類。
她打開飯桶的蓋子又是一陣白煙襲擊,不過這次比起地瓜甜甜的香味,是屬於白米的柔和水氣。
「然後我想試試加鮪魚罐頭。」審神者從靠廚房的木櫃上拿起塑膠袋,裡面明顯是她帶過來的現世物品,一些加了油的鮪魚罐頭。


03

刀劍男士洗乾淨的雙手揉捏起飯糰,少女則是拿起碗將美乃滋和鮪魚拌在一塊,還撒上了胡椒粉和一點海鹽。接下來就是簡單的放入內餡和搓揉飯糰就行。
而此刻的鶴丸國永突然想起什麼,眼神飄向放在荷葉上散熱的地瓜。
「我說,大小姐。」
「嗯?」
「你試過在飯糰裡夾地瓜嗎——」
「可是這樣搭不會很奇怪?」正子提問,而鶴丸國永大言不慚的說著搞不好陸奧會喜歡的話時,被隔壁的和泉守拐了一下臂膀,接著還被拉到一旁。
「喂,你不要意圖使大小姐戀情破碎好嗎?那什麼鬼主意。」
「哪有,我是在對戀愛中的少女提出建議——」

「鶴丸先生?和泉守先生?」審神者手上才剛捏好一棵形狀漂亮的三角形,看了看突然低聲竊語的兩人。
「沒事。」兩位刀劍男士同時回應。


04

「所以大小姐沒想給陸奧做什麼特別便當嗎?」
加藤正子聽到鶴丸的話先是身體顫了一下:「可是我做菜沒有媽媽好⋯⋯」
「前任審神者嗎?」鶴丸國永明顯沒當眼前的女生是前任審神者的女兒,繼續說話:「前審神者要你一半認真可愛就好了,比起好吃我倒是認為收到可愛女孩子的滿滿心意更好呢——」
「不然來做個炸地瓜片如何?以前常聽前審神者說炸物對於大食量的刀劍男士來說很有飽足感,還可以減少他們吃倒本丸的機會。」
總之說著非常失禮的話,鶴丸國永不忘比劃手腳來增加說服力。
哎呦反正前審神者才不會在意他的胡言亂語。

少女吸了口氣,雙手握拳說好。拿出薄力粉的時候,問起需不需要用到蛋汁。
「那個啊、要不要用口水舔一舔就好——」鶴丸俏皮的翹出食指亂說話。
這樣還能順便間接接吻喔。

「鶴丸國永。」然後和泉守忍無可忍的發出聲音。


05

當陸奧守吉行打開便當的包裝時,沒想到得到的是同田貫正國的埋怨。
「為什麼陸奧守的便當有多的菜!那小鬼頭在幹嘛!」
「不就跟你當年一樣有特殊待遇⋯⋯」鶴丸還沒講完就接收到同田貫刷來的憤怒,笑了幾聲無視他。
「大小姐給咱特別做的?」陸奧守確定白髮男子朝他點點頭,小心翼翼地拾起泛著淡淡油光的金黃色炸物,咬了一口更是眼睛迸出亮光。
「地瓜?」
「嗯哼。」鶴丸顯然早就料到陸奧守的反應,頗為滿意的撐起下顎看著對方吃得津津有味。

晚點回去可要好好跟加藤正子回報結果才行。
他哼起小調。

鶴丸國永確實挺享受造就人類少女的戀愛奇蹟。



燭台切光忠 八百屋路實 御手杵

00

「真特別。」燭台切光忠注意到審神者舉起放在餐盤上的陶瓷盤,深藍色的質地在光線誕生了淺淺的變化。
「盤子跟醃製物放在一起很合適。」燭台切思考起今天中餐該做涼拌牛蒡還是佃煮時,注意到眼前的審神者露出稍微不一樣的神情,但他沒問為什麼,他不是御手杵。
對於審神者的事情他不會過問太多,除非女性自己開口。
「很久沒在這種漂亮的碗盤上添上食物了。」
「現世的器具跟這邊不一樣?」
「沒差太多,只是我大多都是用保鮮膜和塑膠盒裝菜。」
燭台切光忠大約有聽過關於熱食裝在塑膠容器內會產出什麼成份,對於身體似乎不是很好。

「主上的生活方式有些令人堪憂呢。」
「是嘛⋯⋯」審神者停下手邊的工作,稍微附和了他:「不過想想,的確是這樣沒錯。」

01

燭台切光忠還是有多少注意到他們所服侍的審神者,有些難以解釋的吃飯習性。
像是對方對於料理淡到無味或是重到蓋過食物風味的調料沒有太大意見,甚至說她有注意到,可是並沒有排斥進食動作。
舉例來說,有一次御手杵不小心在味增湯裡撒了太多鹽,她也僅僅是皺著眉將所有液體飲入。
或是因為亂和次郎的胡鬧,燒烤串的表面被烤得過於焦黑,審神者也就悶不吭聲的胡亂吞下那食物。
「主上你還是別吃了,這對你身體不好。」連掌廚的燭台切都看不下去的程度,他雖然不想看食物被浪費,但更不想看吃的人難受。

「沒關係。」她就單單回了這句話,並微笑:「這是習慣了。」
像是能愚昧包容一切,審神者張開口,習以為常的吃下食物。
燭台切不認為她怕浪費食物,或是不吃完會得罪他,那更像貼在腦門後的本能反應,從小被教育的。


02

所以他也就盡自己所能的,不讓料理出現任何失誤。
今天是烤秋刀魚,明天是天婦羅,後天是茶泡飯與玉子燒。
在燭台切盡善盡美的維護下,廚房除了狗不能進入大概就是御手杵、亂、和次郎不能進來了。
而審神者每每吃完料理,總是看起帶著殘渣和油沫的碗盤,然後站起身雙手抬著餐盤讓燭台切收走。
「謝謝招待。」
燭台切不清楚對方吃得滿不滿意,但作為刀劍男士來說他開始覺得眼前的審神者比他認知的人類更不像人類。

——直到御手杵後來鬆落了審神者最表層的外皮,如同削蘋果皮,越削越往裡去。


03

然後蘋果籽掉出來了。

審神者變得稍微自然的與其他刀劍男士同桌、能一起吃著飯、甚至不再凝視起裝有料理的陶瓷盤。
變得更像人類的吃法。

燭台切光忠察覺到轉變原因,卻沒點破。
「主上覺得今晚的晚餐怎麼樣?」
「很好吃,謝謝你的招待。」
「明天的菜單主上有想要特別吃什麼嗎?」
「——親子丼,或是豬排丼,我都可以。」
丼飯不像平常女性會要的飯量,燭台切在廚房旁邊的白板寫下料理名字時倒是很明白審神者的用意。
「收到。」從容的收回手,他轉身之際與那副開始凋落的面具說起話:「請期待明日的餐點吧。」


04

其實比起審神者的期待,倒不如說更符合某把槍的喜好吧。


05

「我能知道燭台切做丼飯的食譜嗎?」在提前告知離開本丸的最後期限,審神者站在廚房的門口注視他。
燭台切光忠點了頭,在想要給女性紙本食譜還是口頭說明時,女性先開口了。
「今天的中餐也麻煩你做丼飯了。」
然後是比起往常更加深的微笑。

「主上要在旁邊觀摩嗎?最後一次真是機會剛好,我能示範給你看。」
「如果是御手杵喜歡的口感,做法很簡單——」

審神者聽到尬然而止,朝燭台切光忠停止了笑意,然後過了幾秒才很輕的點頭。

「麻煩你了。」
不算輕也不算重、接受了他的看透。


06

蘋果果肉在氧化。
呈現了暗黃。



评论(2)
热度(13)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