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臣監督/臣いづ短打x2

『所謂的溫柔』
>可能跟主線有關

>打個一時爽

>補完全劇情可能會另外微調用詞跟更合理的說法然後畫成漫畫吧...

BGM: ▶︎ライカ 歌ってみた /めありー

「臣的溫柔並不是模仿而來的。」

「不管是對於其他人的包容或是細心照顧,我不認為這是可以輕易辦到。」

纖細的手指捏進男人的襯衫衣料中,她努力想平復自己的情緒,不過力道還是沒有控制好。

因為伏見臣在懷疑自己。

因為伏見臣比想像中的溫柔過頭。

因為自己的內心已經亂七八糟,深怕自己組織語言的能力傳達不出任何東西。

就如同上台表演般,什麼都一塌糊塗——

「這就是臣,這就是我喜歡的臣!」音量比平常更大、更大,她想蓋過自己多餘的動搖。

身為監督的立場更多呢?

還是身為立花いづみ的立場更多?

她緊緊抓著男人的胳膊不放,好不容易抬起頭,卻和對方的眼神撞在一塊。

「...喜歡?」聽到女孩子振振有詞,男人沒思索就反射性吐出關鍵字,然後像是確認般,觀察著她的表情。

立花いづみ這才意識到自己抓著對方的手臂,在剛剛精神喊話時很大聲的喊出不妙的台詞。

「不!我剛剛的意思是!跟咖喱差不多——!對!就是對咖喱的那種喜歡!」

連解釋都顯得多餘,她努力想出一套說法,可惜根本沒辦法說服眼前的男人。

臣嘴邊化開一抹笑意,溫暖的嗓音帶著逐漸上揚的調侃。

「監督對咖喱已經不是喜歡,是痴迷了吧。」

「不過把我跟咖喱放在一起,也不是件壞事。」

「那麼,我就收下告白了。」雖然根本不需要慎重地補上這句。

「那才不是告白?!!」いづみ的聲音尖銳了起來,心跳也順便跟著漏拍。

他沒發表自己的意見,只是一如往常的笑著看她,女孩子害躁的鬆開手的時候才緩緩發話。

「いづみ。」

「いづみ也有過最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嗎?」

「妳想說的時候,換我聽妳說。」

他的手向她伸去,然後握起她的。

不輕不重。

不急不緩。

「...妳才是那個溫柔的人啊。」

====

『癮』

上了癮的人,是無法輕易戒掉纏捲而上的依賴性。

伏見臣在意識到的片刻就明瞭,自己上了癮。

指尖跟衣物的摩擦,每當他做著料理時,女人總是傾過身,髮梢碰上他捲起袖子的前臂,端倪幾眼炒鍋裡的色香俱全。

握著鍋炳的手,其實離她很近,近到一抬指就能碰觸到與食物香氣飄散上來、屬於女人蜿蜒的氣息。

臣在這刻老是將手心裡的鍋柄握得更緊,好讓臉上的肌肉放鬆、緩和自己的情緒。

想著這道菜的做法、想著現在的火候夠不夠、想著剛剛鹽與清酒的比例有沒有放錯。

然後他又會沒忍下,用湯匙撈起一小勺的料理,詢問監督要不要先嚐一口味道如何。

她色澤鮮潤的雙唇含入匙上的食物,嘴唇的形狀在味道散開露出上揚的弧度,接著從她口中吐出零零散散的稱讚。

「好好吃!」

「不愧是臣!」

「肉和湯汁的味道好適合。」

「臣真的好會做菜,我應該要跟你學學。」

因為好吃的料理,她笑得開懷,而伏見臣看著她舔淨嘴邊湯汁的動作,心頭微妙的顫抖了起來。

顫抖的幅度並不大,卻如銳利的針頭一次又一次戳動他的神經。


「——監督喜歡的話,我下次可以教妳。」


監督。

立花いづみ。

是MANKAI COMPANY的總監督。

大家的監督。


伏見臣在每次短暫的接觸後,都會感受到深深的無力。

他並非無知,他還是懂得這種異樣的感覺會是什麼。

但是為了整個群體好,自身的意識或多或少地壓抑下過多的妄想。

靠近我吧。

他遞出美味的佳餚,然後她會開心地走向他。

只有在廚房的相處,才會有這麼一刻。

他的慾望擺在最前,原則啊道理啊其他則是退讓到最低限度。

伏見臣想,這就是上癮吧。


「監督,小心燙。」

那雙眼睛,綻放異彩時,他注視女人的嘴唇弧度再次——

再次染上屬於他親手打造出的美食的味道。


评论
热度(7)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