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IN依蘋

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埋藏於心底』

*狸女審、陸奧女審注意

『埋藏於心底』


一身白的某位刀男衝進本丸裡刀男最常聚集的中心,大家似乎都可以感覺到有什麼重大的事件正在醞釀著。

果不其然,像是要大聲宣揚甚麼的,那名男子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嘿嘿嘿!大家快看!我拿到誰的手機了啊?」

鶴丸國永興奮地舉起手中有著可愛套殼的智慧型手機,一看就知道這不是他們刀男會擁有的高科技。

淡紫色的手機殼上面有著可愛的蕾絲花紋,上面還吊著個有點不符合手機殼的刀柄吊飾。

「啊那不是!大將的手機?」厚藤四郎立刻跳了起來,一臉詫異。

陸奧守吉行也在場,開口張嘴想說話,卻被此起彼落的吵雜聲蓋過思緒。

「猜對囉!」在吵雜聲中,鶴丸國永得意洋洋的晃了晃手中的手機,完全沒注意到身後的同田貫正國,更別提接下來同田貫的動作。

同田貫一個伸手搶走手機,有些不悅的的說道:「這是丫頭的東西,你還是把它物歸原主比較好吧?」

說完才要轉身卻被鶴丸強硬的拉住。

「我剛剛也是這麼想啊,沒想到——」白髮男子美麗的笑容不禁讓人一陣惡寒:「你們看到我在這個奇怪的綠色箱子符號裡發現什麼?」

他輕輕鬆鬆的輸入了解鎖密碼,左點點右滑滑開啟了個app。

那是一個名為line的軟體。

「然後啊我看到有紅色的通知就點了進去!沒想到就看到會動的圖片呢!」

被男子們圍起來的鶴丸國永,繼續興致昂昂的展示手中奇妙的產品。

見到了熟悉的介面,陸奧守吉行忍不住開口:「那個應該叫視頻吧,咱之前聽主上說過,好像是...」

當他移動手指到播放鍵上,影片播放了。

陸奧守吉行後來很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做出這個動作。

『加藤正子!!!我喜歡你!!!』

影片裡一位身穿制服的少年很大聲的吼出這句話。

那是短短三秒的影片,背景在一座名為“高中”的建築物前。

鶴丸不慌不亂的重複讓影片播放了幾次。

一遍、兩遍、三遍。

等到背後所有人屏住呼吸,他點離影片,這時候下方跳出了新訊息。

『正子醬被三井同學告白了呀wwww』

看來是正子的朋友傳訊息給她,然後等著少女的反應。


幾個刀男盯著那條顯示已讀的訊息,明顯緩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

「等等、告白是之後...?」

「啊我知道!藥研說過告白以後就是交往,以現代人的觀念來說。」

「我怎麼記得是結婚?」

「啊同田貫你怎麼還這麼老古板啊,難怪沒女人緣。」

「吵死了!」

只有名為陸奧守吉行的男人就這麼愣住了。

那個少年的聲音不停回放在他腦海裡,他幾乎可以想像假如大小姐在場滿臉通紅的模樣。

加藤正子那般害羞的神情,給予對方回覆。

「所以....大小姐...要和別的男子在一塊了?」

陸奧守動了動嘴角,卻只能得出這樣的結論。

此話一出,厚藤四郎臉色馬上暗了幾層。

同田貫正國抖動了下眉毛,思考著是不是應該跟對方的母親通報這個消息。

鶴丸國永面對著他造成的局面,笑笑不說話。

這群男人似乎都沒想到女方可以拒絕的這個可能性。


「陸奧守哥你有看到我的手機嗎...」

少女的出現太過於意外,這群在八卦的男人還各自內心百感交集。

轉過頭見到雙手插在腰上、一臉不高興的加藤正子,大家明顯是嚇壞了。

「你們在幹什麼啊?」這個問題她顯然知道答案了,眼睛死死的瞪著在場的每個人。

「拿我的手機做什麼?」

男人們左看右看不知道從哪邊開始說起。

見到這個狀況,鶴丸國永默默的上繳手機,畫面還保留在剛剛的聊天畫面上。

少女接過手機,臉上出現一霎那的不協調,接著是各種表情爆炸在她粉嫩的臉上。

「你們都看了什麼啊!!!」

在下一秒,本丸充滿了少女高亢的尖叫聲。



:::



陸奧守吉行今天特別恍神。

恍神到燭台切光宗請他離開廚房。

因為他拿把洗衣板當成刨刀來使用。

想像一下,有人有一下沒一下的拿著洗衣板敲著這根可憐的白蘿蔔。

或是拿著那根白蘿蔔在洗衣板上來回搓動,卻越來越坑坑疤疤。

怎麼樣來說,感覺都很不妙,不管是食材的品質狀況或是陸奧守的精神狀況。

對,陸奧守現在正陷入非常深度的思考。

不行,他暫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正子這麼可愛、這麼認真的女孩子以後會帶個毫不相關的男生過來本丸

他需要點時間消化才行,要大氣、大氣。

嚴格上來說,他算不上加藤正子的誰,頂多算看她一路長大的鄰居大哥。

這樣子薄弱的關係罷了。

總結,他分析完局勢後,很沮喪。

這整個過程中,他摔壞了碗、剪壞了衣服、拿錯了水桶、搞混了水與廚餘。

在陸奧守搞砸整個本丸前,大家一致達成共識,讓他自己跟小審神者談個明白。

他終於被眾刀男們抓了起來,拋進審神者的房間內。

聽到有巨大聲響響起,正子抬起頭卻發現是陸奧守吉行,和他身後揮揮手示意的其他刀男們。

等門關上,她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男方東扭西扭的正坐下來,內心的問題憋得滿臉難受。

等了好一陣子,氣氛被僵持到最高點,男人才發出聲音。

「咱、很認真的跟主上你說啊,那個三井同學是看起不壞...」

意會到陸奧守的到來是這件事情,正子放下手中的課本,深吸一口氣。

「我...我拒絕他了。」

「我跟他說我有更重要的人需要我。」

垂下眼,她可能在迴避,可能在暗示,然而從沒否定。

「這個本丸需要我。」

「而我需要陸奧守哥幫忙喔。」

在說出這段話的那刻,她並沒有注視著對方,但是緩緩而談的口氣足以表達現在她的決心。

單單就少女口頭上的保證,就足夠了。

「哈、咱突然鬆了一口氣呢。」男人緊繃的情緒暫時得到解放,垮下肩膀,開始傻笑了起來。

大概是要掩飾片刻前的慌張與不安。

「欸?」正子看著眼前的人快速的情緒變化,發出疑惑的狀聲詞。

「真是大幸...」他搖搖頭表示沒事,平復著呼吸頻率。

「...太好了。」放下手,他將手指交錯在一塊,比起發問前的緊張姿態,現在放鬆了不少。

有些尷尬但仍沒停下注視,他的眼神落在眼前的少女身上。

目光灼灼,如同太陽般讓人炙熱。

少女充滿水氣的眼眸抬起後,比起不解,更是無法將眼神轉移。

他溫暖的笑容就這麼吸引著她啊。

一直都是這樣令人溫暖的溫柔存在。

對方因為喜悅微瞇起的雙眼、柔和的五官,促使女孩子忍不住也微笑了起來。

陸奧守吉行笑著笑,然後舉起手揉起女孩子的臉龐。

男人粗糙的手掌混合著少女柔軟的髮絲還有臉頰的觸感,正子不知道自己是因為癢還是害羞,整個臉快燒起來了。

那樣子的動作是包含著多少男女私情,陸奧守暫時還沒領會。

他的內心只有部分意識到,自己有多麼珍惜眼前的小審神者,他很開心對方是選擇本丸的。

明明想過不該用本丸綁著這般青春洋溢的人類女孩子,可是到頭來,自己的私情已經遠遠超過自己的自律。

到底為什麼會演變成如此呢?

陸奧守吉行還未找尋到答案———

就被不懷好意之人打破溫馨的氛圍。



上任審神者,現在他應該稱呼為依央小姐的女人,同時是加藤正子的母親,毫不避諱地拉開門。

「正子在嗎~?」

她絕對是故意的。

所有的證據全在她詭異的笑臉上,橫著看豎著看,都充滿破綻。

陸奧守僵硬地收回手。

「啊啦,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氣氛美、燈光佳的好時光了?」

特別是這句話,更加深對於她是勢在必得的來破壞氣氛。



「媽,不要亂說啦!」

「陸奧守哥只是擔心我而已。」正子開口為陸奧守辯解,可惜效果不大。

擔心到跟妳產生肢體接觸,陸奧守你好棒棒啊。

女人臉上寫滿吐槽。

依央的一臉譴責,更讓陸奧守心虛到不敢抬起頭。

問題是他到底在心虛什麼?

女人喊著要正子收拾東西先回家,少女忙忙碌碌的收拾聲聽起格外遙遠。



陸奧守吉行無法停止思考,心底鬆了塊似的,怎麼撈都撈不到底。

直到正子離開,他還是沒搞懂問題的解答。


===

「妳真的很小心眼,一點都沒變。」

在對方丈夫過世後,第一次的歸來是多麽尷尬,同田貫一直都記得。

不過越來越頻繁的來往後,昔日的熟悉感又再次浮出水面。

雖然她在現世有了工作,她還是偶爾會在本丸出現,大多是來叫正子的時候。

處理好往日的尷尬,他們之間最後還是找到了個平衡點。

一個不算疏遠但又保持著剛剛好的距離。

在準備回去的路上,她嚷嚷著誰叫陸奧那傢伙動作太慢看得她很火大。

「...正、不是,我是說,同田貫你倒是變得很囉唆呢。」

「多了讓人要照看的小丫頭,當然。不過她明顯比妳成熟多了。」

語氣裡面透著調侃,他無視了身後的怒意。

「你少說幾句會死嗎?」

「要我重複以前妳對我說過的話嗎?還記得—」

「好好好好,對不起我錯了!千萬別在其他人面前,特別是正子面前提這種陳年舊事了。」他難得佔上風,所以不小心笑出聲。

「難得妳都來了,可以繞去後院看一下以前種的山茶花樹。」

「欸~它還在嗎?真是奇蹟,可以活這麼久。」

跟著男人,他們繞到後院。

幾乎沒有變過的景色與保持得相當良好的植物讓女人忍不住驚呼起來。

「這個地方真的完全沒變過呢!」

「當然。」

同田貫找了個舒服的位置,靠著柱子,不催促女人踏回這塊後花園的慢條斯理。

「啊啊,這也沒變。」

手指撫過綠葉,女人的手指輕戳著葉子細縫間與花朵細縫間,她審視起這棵親手栽種的植物。

紅綠相印,惺惺相惜,依偎著彼此的燦爛。

「...始終如一。」輕喃,她輕輕轉過身,移動了目光。

最後,停留在身著黑衣的男人身上。

皺紋仍蓋不過那熟悉的輪廓,頭髮長了、年歲增了。

儘管那可能是錯覺。

她還是他的主。

他的主。

即使對方再也非審神者,再也不流連忘返於此。

他會繼續看著她的背影一遍又一遍的離去。


 
标签: 女審神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1)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