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IN依蘋

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大正浪漫(1)

#大正paro

#私設有

#狸女審

 
 

「不要擔心,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小女孩扶起跌在泥濘的他,笑咪咪的,即使被雨水打濕,泥巴遍滿她已經略嫌老舊的衣裳。

 
 
 

年幼的他吸著鼻子,然後被對方牽起手。

「走,我們回家吧。」


小女孩稚嫩的嗓音說著這麼動聽的句子。

所以他點了點頭,握緊了對方的手。

兩小的小腳丫們踩出水花,在記憶中的雨天走了回家。

 

:::

 

 

雨唏哩嘩啦的下著。

 
 
潮濕的空氣促使同田貫正國忍不住拉開了衣領。

從軍後歸來的一星期,他順利靠著以前在軍中的關係找到了新工作。

 

鎮上的巡警。

雖然只是小職位,但他並不是很在意畢竟—

 

「伯母,不好意思打擾了——」

 
 安本依央拉開了同田貫家的門,也打斷了他在腦海裡的一切盤算。

 女人手裡拿著一條魚,身穿著剪裁簡單的洋式上衣與長裙,還有點淋到雨的痕跡。

 
 「伯母你知道我父親聽到正國歸來多開心嗎?所以今天多打了條魚就是給您們家的!」

 她臉上的喜悅差不多也快手舞足蹈了。

 
 不過她前幾日早就已經在自家父母面前露出她欣喜若狂的行為了。

 他與她嚴格上來算鄰居關係,而且還是青梅竹馬。

從小因為依央喜歡來他家串門子,兩家父母自然熟絡了起來。

接著他年紀到了,從學校畢業後去從軍,而女孩子在義務教育後早早進入職場。

 這之間來來回回,差不多有兩三年了。

 變了很多很多。

 不管是自己,還是這邊的人事物。

 看著眼前女人和母親談笑風生,母親還有挽留女人留下來吃晚飯的動作,同田貫正國忍不住發話了。

 

「媽,不要寵壞這傢伙了。」

對,他口中的這傢伙就是指安本依央。

 
 

被提到的安本依央挑眉,似乎有些不滿,紫芋色的短髮貼著她的面頰起伏。

不過她不需要動口,偏心的同田貫母親已經對同田貫正國唸了一頓。

 

「什麼這傢伙!你這小子人家好得算是你的青梅竹馬了。」

「你不在那幾年,這小妮子多照顧我們,三天兩頭就來關心我們一下,三不五時拿點工作地方的食物給我們嚐嚐,更別說咱們依央還是要工作的,你怎麼就這麼不珍惜呢。」

這模樣旁人看了絕對是覺得母親在怨嘆兒子情商不高,只會挑三揀四。

安本依央喜聞樂見正國一臉吃鱉的樣子。

 

「小央啊,我家老頭今晚估計會晚回來,你要不今天在我家吃飯吧?」

「這樣,不好吧?」

「可是小央不是喜歡吃魚嗎?不然吃一小點再回家也不遲。」
「…那我就不客氣囉。」


 
 
 
 

當料理出爐,同田貫正國的父親還未到家。

 說實話,安本依央嘴上說了不客氣,但理智上不好意思吃太多。

她東看看西瞧瞧,不知道從分好的魚肉挑哪塊好。
結果是坐在隔壁的同田貫正國結束了她的猶豫。

 
 

「別夾了,給。」

 
 

他熟練地用筷子將刺一根一根挑了出來,將那塊在他盤上的部分魚肉放進依央手中的小盤子上。


筷子與碗盤發出輕微的碰撞聲。

 
依央眨眨眼,說了聲謝謝,便夾起那塊魚肉放入口中。

蒸過的魚肉鮮嫩有勁,帶著少許調味料的加持,香味滿溢而出。

他看著她喜滋滋的表情變化,出聲了。


「還是那麼喜歡吃魚,完全沒變。」明明是在嘲笑她的口吻,搭上柔和的五官,男人的言行舉止說不出的不協調。

被旁邊的母親曖昧的笑容打擾到,同田貫正國連忙收回還未被收入女主角眼底的私情。

「當然,伯母做的魚最好吃了。」她還是吞下魚肉後才開口說話,眼裏盡是笑意,沒注意到其他兩人的小劇場。

「以後嫁過來我就教妳怎麼做啊。」母親訕笑加了這句。

「媽,不要開玩笑了。」

 

果然一秒被自家兒子反駁了。

幸好依央輕輕鬆鬆接過話題,讓他有機會好好吃飯不用回話。


他自己夾起一塊魚肉,咀嚼了起來。

確實不錯。

 
 
 
 

「正國送依央回去吧,天黑了女孩子一個人在外面也不好。」既然母親發出變相的命令,身為兒子的正國也不得不服從了。

 
 所有人對於安本家就在隔壁,只需要走個幾步就到這個事實全裝作渾然不知。

 

他打了傘,然後依央站進了他的範圍底下,毫不掩飾的不忌諱男女之分。
傘歪了一邊,毫不掩飾的蓋過女人更多。

 

「我有好好按照約定照顧正國的父母喔。」

「我知道。」她又稍微靠近了對方。

雨聲滴答滴答。

 

「你…回來就好了。」

緩緩吐出這樣感性的話,對於雙方都很難得。

「嗯。」下沉的嗓音減輕了力道,踏出的步伐很快到了對方家門口。

 
 依央緩了口氣,換了話題。

「下次可以來我工作的咖啡廳逛逛啊,最近很受年輕人歡迎喔。」

「無聊,那種地方有什麼有趣的。」

「別這樣說啊,那邊賺錢還是挺不錯的。」

「也很危險不是嗎?」


「不用擔心!我會自己保護好自己。」她握拳,敲了一下對方胸口:「雖然我知道我魅力很大,怕是招蜂引蝶。」

「嘖。」顯然他沒有打算和顏悅色的接下話題。

「正國也這樣想嗎?欸~~好色。」

「閉嘴,快回家!」低聲喝斥後,他思考了一下用詞,又叫住了要轉身的對方:「下次別在家長面前摟摟抱抱了。」

 

「你說…你回來那時候發生的事啊?」聽到對方提起,笑彎的眼代替了驚訝。

 

同田貫正國提到的那件事就是指歸來那天在家門口重逢。

 

她記得當下見到許久不見的青梅竹馬,身子早就不受控制的跑了過去,即使左腳鞋子因為沒穿好在這途中掉了。

她緊緊抱住了他,一開口即是胡言亂語,不過總體上是高興的。

當然同田貫正國被雙方家長盯著看,尷尬的不該是擁抱還是不抱好,最後選擇折衷,雙手拍了拍對方的背。

是的,就是那件事,不過某女似乎不在意男女授受不清。

 

「那私底下偷偷抱你可以嗎?」完全不在意剛剛被他兇過,安本依央就是不正經。

「像是現在?」

 

她伸出的手指一圈又一圈,輕搔著男人的胸口。

 

滴答滴答。

 

對方的氣息越來越重、越來越重——

 

滴答滴答。

 
 
 
 
 
 
 
 

最後依央滿意的看著眼前的男人炸開。

「晚安喔。」

 她卻臨陣脫逃,伴隨著踏這水窪的聲響,落下那句宛如密語的招呼。

 
 

同田貫正國皺起眉,捏緊雨傘的手柄。

「搞什麼啊…」

這幾年來唯一沒變的,就是、大概、或許………

安本依央還是在他心中一樣,混帳般的………可愛。

男人覺得自己耳根因為剛剛情緒的爆炸而紅熟滾透。

混帳般的………可愛。

腦海重複了一遍那該死的形容詞,同田貫正國閉上眼,忍不住用了另一隻手揉揉眉心。

不管是以前長髮穿著水手服的她,綁著辮子穿著工作服的她,或是現在穿著洋服短髮的她,都超級可愛的。

 
 
 

他真的是沒救了。


 
 
 
 
 
 

今晚,雨唏哩嘩啦的下著。



 
 
 

:::

 
 
 
 

難得的長文...保證甜又不虐心!
我說真的!我很認真!!!(???)
會努力填完這坑...

過幾天再給大家發布個東西給大家當禮物..^///^

 
标签: 女審神者 BG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3)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