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IN依蘋

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狸女審注意/短打肉沫注意/圖裡有福利(噓—你知道的色香俱全)


他所認定的事實裡,主是輕浮的。
同樣的,在潛意識裡,他多少覺得審神者會以對待他的親暱去對待其他把刀。
對別人說著膚淺的稱讚、吻著別人嘴邊帶著他不知道看過幾次的甜蜜、擁抱著別人伴隨著她嘲笑般的輕笑。
快炸開般的情緒總是突如其來。
然而他不懂,那情緒稱為妒意。

依央回到本丸時,天色已晚去。
「今天去小花家幫忙她一些事情─你知道嗎?小花和俱利桑好純情喔。」
同田貫聽懂了她話裡的意思,所以沒應聲。
「所以我就想說『教導』一下他們家這麼單純的俱利桑,沒想到──」
紙門被惡狠狠的拉開,發出的響聲蓋過她原本要說出的事情。
她看見了對方回眸,那金色的眼眸顫抖著。

「所以妳也對『他』做了同樣的事嗎?」
頓時語塞的女審神者並不是心虛,而是對於男子這樣的發言感到些許困惑。
「正國你說的是?」
「親吻?擁抱?還是做愛呢?」
歪著頭,她垂下眼笑著,卻沒看著他。
「所有的事。」
「所有妳對我做過的事。」
他咬牙切齒,用力的發出每個字的抑揚頓挫。
然後抓住對方的腰板,沒時間顧及自己內心那一陣又一陣的痛楚。
他當下只想破壞夜裡的靜謐,以及對方的泰然自若。
至於什麼樣的原因造成這般場面,他也不想去細想了。

這次的親吻比起以往用力,甚至沒有以前那種細水長流。
跟一開始的青澀相比,現在熟練多了。
她任由對方抓緊並且提起她的腰,上半身頂著上半身,呼吸交纏著呼吸,嘴唇間的啃咬,唾液流動於嘴角邊。
反覆吻著的同時,他不甘心的扯著女人身上的衣物,她只能按著對方傷痕累累的大手指引脫去衣物的正確方向。
結果被反手壓制了下去,這次想要主導的機會看來是沒戲了。
雖然她並不討厭略為粗暴的前戲就是了。

他很急,從嘴唇移開後,他嚙起她的耳根,濕熱的呼氣聲在耳邊響起時,審神者還是忍不住抓緊男人身上的外衣。
他叫了一聲主,她軟了半個身子。
此刻黏膩的印記落在女人頸脖處,她雙頰緋紅,卻還是有點漫不經心的。
「你在氣什麼?嗯?」
氣音依附在他的頸窩,她的手指貼在他的背脊。
在心底,同田貫不想回答她的問題,加深了手上力道。

不要問。
因為他也答不出個所以然。

 
标签: 女審神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