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IN依蘋

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小段子2

*繁體字注意
*不會跟你說這是腦洞的某刀女審 軍人paro
*備份用


第一次真的是意外。
第二次是巧合。
第三次是情非得已。

第一次見到那個女人時,他不是很喜歡她,不管是外表或是談吐也好,和自己欣賞的類型扯不上任何關係。

只可惜那幾杯酒下肚後,他不勝酒力,被她的甜言密語勾上床,然後隔天早上不堪的面對他製造的一片狼藉。
她低低的啜泣著,說著她的清白都沒了,他只能鎖緊眉頭,遞出他的聯繫方式。

第二次他們還是在酒吧相逢了。
這次她笑咪咪的過來和他同僚攀談,桌子底下的雙腿卻勾上他的不放。
擺明就是赤裸裸的深夜邀請。
他也是傻了才會再次和她走,但他那時候真的傻了,跟了回去又共度春宵一番。
他同僚說過他這種類型就是沒辦法脫離對方死皮賴臉黏上。
他信了。

第三次是他主動找上對方,不過大概是說著些好聚好散之類矯情的話。
她又裝哭。
他又心軟,對,鬼才知道那時候他在想什麼。
明明這女人從頭到尾都是虛偽的眼淚,他就是無可奈何。
犯蠢了吧,誰知道自己會在戰場外的地方失利。

然後之後的很多次都不是再夜裡了,偶爾是白天,偶爾是下午。
她會請他幫忙嚐一下自己的新料理,他會請她保管某些私人衣物好放假的時候不用帶行李。
她會帶他去附近的公園散步,他會窩在她沙發上跟她解釋起些事情。

更之後之後,他印象中最深刻的一次,是他掀起她婚紗的頭紗。
她問他是不是後悔了,畢竟當初是如此亂來。
他回答,反正該犯蠢的都犯了,不差這一次把她娶回家。

 
标签: BG 女審神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1)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