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狗年當然就是來玩一下『叫聲汪來聽聽』的梗

>狸女審/陸奧女審/杵女審/三池女審/小豆女審/山姥切女審
>純賣萌
>女審有名字私設


狸央:

「正國,叫聲汪來聽聽。」
「為什麼啊???!!!」
安本依央抬眉,早就料到對方氣噗噗的大吼:「你不叫,那我叫好了。」
「汪♥汪♥」女人自娛自樂的開心極了,捲起手,學起犬類的爪子抓抓刀劍男士的胸口,還要四十五度仰角看向對方,確保自己的角度看起來最好看。

——同田貫正國受到五百點的爆擊。


陸奧正子:

「吉行,叫聲汪?」
「嗯?可以啊。」陸奧守吉行清了清喉嚨:「汪!」
加藤正子露出喜滋滋的笑容,不過顯然還有些不好意思,畢竟是這麼奇怪的要求。
「汪汪。」陸奧守滿意的又叫了幾次,最後真的學起狗趁機揩油蹭到女人懷裡。
「吉行!」加藤正子被對方逗得又羞又樂,拍著懷裏的大型犬要對方起來,但陸奧守只是抬頭,眼睛閃閃發光:「汪。」


杵實:

「嗷嗚~~~~~~~~~~~」
「嗷嗚~~~~~~~~~~~~~~~~」
「嗷嗚~~~~~~~~~~~~~~~~~~~~~」
越來越亢奮、越來越有活力!請大家聽聽這個新年最有競爭力的狗叫聲!

「燭台切,可以麻煩你請門外的御手杵安靜嗎?」
八百屋路實有種被強迫養了笨蛋哈士奇的錯覺了。 八嘎以努


三池初江:

「嗯?你們沒聽過狗叫聲?」
「嗯,江和我只有在書裡面看到過狗狗的叫聲是汪呢。」初很認真對騷速劍說道。
「噢是嗎,那我叫給你們聽看看?汪汪。」騷速劍馬上演示了一遍,還叫得維妙維肖。
「嗚汪?」初噘起嘴,很認真想學習,然後被金髮刀劍男士糾正:「不是啦,那個汪要咬住下唇然後舌頭要捲起來——」

「喵。」騷速劍的兄弟,大典太光世冷不防的出聲了。
旁邊的騷速初和江同時刷的轉過頭,以各自不同的表情,看向那個平常不會賣萌的傢伙。


小豆淀:

「小豆、小豆。」
「怎麼了?」
「叫聲汪來聽聽。」淀一臉毫無波瀾的說出這種奇怪的命令。
小豆長光忍著想去質問兄弟到底是誰亂教的衝動,鬆開她跩著披風的手,然後猶豫了整整一分鐘有。

「⋯⋯⋯⋯⋯⋯⋯⋯汪。」即使如此他還是保持著臉上的笑意。


姥七:

「喂臭棉被,聽過瘋狗咬人嗎?」
「什麼?」
「汪汪汪汪汪哈哈哈哈哈哈看我咬死你!!!!」
七日生後半段句子已經跟狗完全沒關係,山姥切受到貨真價實的物理爆擊。

山姥切國廣:殘血1HP

评论(3)
热度(26)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