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XW『絕對』

>>來源推特企劃#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上一篇圖文 人物介紹和基本認識往這裡請

>>情人節短打?



00

她一腳騰空,然後隨著黑色紗巾旋轉啊、旋轉啊。
定點、跳躍、揚起手。
辮子和裙襬相互交錯,而他只是聽起路邊的街頭藝人的鋼琴聲,一雙眸子追隨赤腳跳舞的女人。

在石板地上、在小鎮裡、在他眼裡。

01

他聽到了火焰燃燒木材的聲音。
他聽到了木板受到撞擊的嘎幾聲。
他聽到了背脊從下竄上的緊繃,喀喀的骨頭聲。

他確實想過硬生生挖出觀眾的眼珠,將那個笑容猥瑣的觀眾給狠狠扭成兩半。但想歸想,他按耐住在耳後的莫名聲響,聽著W的耳提面命。
「我這是在賺生活費和旅費。」W套上鞋子的時候跟他說道。
基本上扣除基本生活開銷,多餘的錢她會存下來,然後有一天就花掉了。
花掉的那天,不是帶給他一些稀奇古怪的用品,就是帶他去看一些莫名其妙的展覽。
像是給他那形狀詭異的煙斗或是顏色暗沉、繡著金色異域紋路的外衣。

「想起什麼了嗎?」握著新禮物時,W總會問出同樣的問題。
X不喜歡這樣。



02

「聽好了,我們不對平民百姓下手。」
「喔。」
「所以你為什麼和別人打架?——你都是成年人了。」

X沒回她的話。

「手抬起來。」她拉開手裡的繃帶,看起來是要暫時幫他包紮。
X手腕上的金屬手環發出響亮的碰撞聲,他乖乖抬起雙臂呈現出一個投降的姿勢。W一臉不高興的俯視眼前滿身傷的男子,特別是上半身大大小小的傷口。
女人雙手繞過對方的胸口,來到男子的背部。捆著繃帶的動作重複了一遍又一遍,俐落的姿體動作有點像跳舞,一拉近又一拉遠。
甚至有次靠得更近,他的鼻子都要碰到對方的鎖骨,而她只是為了確認背後的繃帶是否纏繞妥當。

「W。」
「我不能碰你對吧。」

不是問句,是肯定句。
W還在生氣,回了句妥妥的是。



03

他沒有打算完全遵從W。
但也不打算完全忤逆。

她從來都不算個合格的魔女,也不算個合格的平凡人。
所以被帶大的他理所當然也什麼都不是。



04

他不能碰她。

「那你別動。」
女人的停頓僅僅是因為他的話產生遲疑,不過他並不會放過這次機會。

他不能親吻她。
他不能擁抱她。
他不能觸摸她。
除此之外的許可也夠多能讓自己選了。



05

氣息臣服於她的頸部外框,隔著兩節指節的距離。
他吐著的氣息一一順著女性的肩膀線條,不輕不重的落在她曝露的肌膚。
淌下的辮子剛好著落在他的雙腿間,不用去觸碰也能感覺到對方一絲的動搖是如何反應而出。

他沒有出手,不會出手。
貪得無厭的情感不會滿足也沒有盡頭,他知道的。
所以他用他的呼吸,聞著她的氣息,將她的全部化為名字刻畫在空氣裡。

「W。」

即使是綠皮膚,也能看出女人膚色漸漸透出的紅潤。



06

他確實做到了。
即使有些狡猾,與W的承諾沒有打破,W就不會對他多說些什麼。

X側躺回女人的大腿上,乖乖巧巧,畢竟膝枕是她認可範圍內的唯一親密。
只要他不出手,只要是她主動。



07

「X。」
他的側臉被稍微拍了一下,力道不大,但足以讓他扭頭睜眼看向對方。
「你幹嘛?」
「下次不要這樣做了。」
「——你是指哪個?」
「打架,或是剛剛的事情都算。」
他哼了一聲沒應。
「你的力氣會傷害到其他人的。」她輕聲提醒。

「你不說我也知道。」
「但是我絕對不會傷害你。」
她好像苦笑起來,彷彿對這個回答有什麼難言之隱。

「絕對。」他咬重這兩個發音,向她保證。

絕對。
我絕對會死命守護你。

评论
热度(9)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