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浦島女審現趴短打



片方海未與浦島虎徹可以說是青梅竹馬。

00

從幼稚園到國小一直都是兩家互相來往的關係,彼此的生日聚會兩人從沒缺席過,直到虎徹一家搬離那個熟悉的社區。
有一天男孩子說,他要去都市上學了。
鄉下特有的重重蛙鳴第一次讓片方海未覺得紛紛鬧鬧,根本無法靜下心好好聽對方說話。
「所以我們再也不會見面了嗎?!」
「才沒有!我會再回來找海未的!一定!」
稚氣的聲線飽含著不可能的堅定,而她如是相信。

01

結果後來幾乎是到了高中時期的尾端,他們才又實際碰到了面。
她來到都市的市立大學,想參觀一趟未來的志願,而父母這才提及現在定居在城市的虎徹一家或許能幫忙住宿的部分。
所以隔了好幾年,海未在火車站與接她的浦島虎徹碰面。即使穿著自己認為最符合都市氣氛的衣著,自己仍表現得太用力太俗氣,在已經成功融入都市的浦島虎徹眼裡或許非常土氣吧。
浦島倒是沒有說什麼,一臉記憶裡的笑,給她提行李時不禁脫口而出:「海未變得好小一隻。」
「我沒有變小,是你長高了!你看。」她伸手,隔了一段距離比劃著他們手掌大小差距:「連指節都比長一段,這也太不公平。」
少年有樣學樣的抬手,手心貼上女孩子的手背,掛在手腕間的編織手環摩擦在皮膚間。
他學她比較著手掌差,但傻呼呼地重複一遍沒有意義的話語。
「海未變得好小一隻。」

02

「欸?海未不知道我弟國中曾經存錢想搭火車偷偷回去找你嗎?」
「我還跟你爸媽通電話說過這件事情呢。」
身為大哥的長曾禰虎徹回憶起當年,不免露出戲謔的笑容。
「當然之後是被我們阻止,然後禁足了。」二哥面不改色的搭話,從廚房拎著飲料的浦島虎徹忍不住阻止他們說下去。
「太丟臉了——別說別說了!」在餐桌上放上果汁和茶,少年仍然沒成功阻止少女探就一切。
「可是爸媽不跟我說也太奇怪?你們原來一直都有私下聯絡,我本來都以為⋯⋯」以為自己早就被忘記了。
她的目光垂到桌面,似乎在很努力去思考父母的隱瞞,又或是對於自己終於不是一廂情願感到慶幸。

「嗯?不就很簡單,你父母不想看你太早談戀愛啊。」
結果虎徹大哥此話一出,全桌各自露出不一樣的表情。

03

「海未,你還沒睡嗎?」
客房門口傳來敲門聲,她頂著未乾的頭髮去應門。
「怎麼了?」果不其然是浦島虎徹。
「想跟你說一下房間的電扇和冷氣怎麼開⋯⋯如果你喜歡自然風可以開窗戶,不過可能會有一點吵。」他示範了電扇和冷氣的開法,然後指了指房間的窗戶。
「今天天氣還沒那麼熱,我開窗就好!」海未揚起笑,不想太麻煩對方,卻沒料到對方盯著她還在滴水的長髮。
「對不起,我們家吹風機剛好壞了。」
「我不介意,等等用毛巾擦乾就好!」
「我幫你擦?」
「欸?」
兩句疑問句撞在一塊,她想說點什麼,少年倒是兩手托住在女方肩側的毛巾,貌似很認真專注的擦起滴落下的水珠。

簡直是認真過頭。
海未不知道該將眼神擺在哪,對方乾淨的眼眸已不如以往的單純發亮,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問題,她老覺得自己的臉越來越燙。當再也不是毛巾的觸感碰觸她的髮絲時,海未更深感不妙。
男生的手指碰觸著黏在臉頰側的頭髮,他彷彿對於海未的一頭長髮相當陌生,將髮束撩到女孩子耳後時,更是專注的看向長髮滑落與自己相反的細嫩頸脖。
「——果然還是很奇怪?畢竟小時候我是短髮?」慌張的開口沒有緩解氣氛,片方海未見到對方尷尬的倒吞一口口水,有話說不出。
「那個啊,今天大哥說的話⋯⋯你還記得嗎?」
「嗯、嗯,大概。」

不確定對方的意圖,她點點頭,看著對方縮回手,安安份份的拉開小小的距離,一個不至於太近的距離。

04

「現在想跟你談戀愛,應該、不會太晚吧?」

评论
热度(11)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