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小豆女審短打

>練手感用


小豆長光瞇起眼調適著身處的黑暗,睡到一半感受出有人跨坐到自己身上,不想醒都該醒來了。
話說自己戒心這麼低,絕對是因為他知道對方會是何許人也。
淀的手摸上睡皺的白色上衣,探索起如何徒手撫平皺摺這件事情。
「主上,在做什麼?」
「夜襲。」抬起頭,臉部的表情不像是在說謊,但也太處驚不亂些:「啊、這次不是龜甲的主意,是我擅自去查資料。」
當她開始拉起衣服尾端,緩緩將男人的上半身曝露在空氣中,小豆長光才真的反應過來,拖住對方纖細的手腕。
「淀,這種事情⋯⋯」
「交往中的男女不是會發展到這步?——對不起,這些訊息是從書上看來的,如果錯的話,請告訴我。」淀覺得對方的手都在發燙,可是思索起為什麼時還是忍不住開口:「還是我誤會了?其實我跟小豆並不是那種關係⋯⋯?」

小豆長光想嘆氣都做不到,這種過於大膽的行徑確實很像淀的作風。
「⋯⋯我和小豆在交往,對吧?」
「是,我們在交往。」小豆一手攬起對方的腰,將女方在上方的狀況轉換成她躺在棉被間的形勢。考慮到自己並不想讓女孩子給他脫衣服,他自己先將上衣脫去,對方橙色的眼眸眨了眨,不知道對眼前的畫面保有什麼小心思。

很例行的步驟,先是接吻,然後是脫去衣物。
倒是淀發現自己的嘴唇擦過對方耳際時,寬厚的男性身軀多少產生多餘的反應。
「小豆的耳朵很敏感?」無視男人給著自己解著襯衫釦子,她還想伸手去摸卻被對方制止了。
估計小豆長光的臉快跟他的髮色同等紅。

怎麼搞的好像只有自己很害躁似的。

近侍刀的心聲當然不會被審神者知道,小豆再次俯身之際在對方毫無衣物遮蔽的肩頭細吻起屬於自己的痕跡。
女孩子發出的輕哼聲搔起男性的胸口,那莫名的鼓動他並非懵懂,自然將手掌壓上對方柔軟的肉體上,見著指縫間力道上的變化,他那潭色的眼神中沉了又沉。

他真是拿這女孩子一點辦法都沒有啊。

评论(1)
热度(9)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