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文司書短打集中

佐藤實習生/織田食堂娘/三好司書

織田作x食堂娘 生日

食堂娘拿著手裏剛裝飾好的草莓奶油蛋糕,穿過食堂裡鬧哄哄的人群,這期間還要注意哪個喝醉酒的文豪不會不小心撞到自己,不然辛辛苦苦做好的蛋糕搞砸就糟糕了。
——其實她對於哪個文豪過生日一點興趣都沒有,她還比較擔心蛋糕的完好。

更別說是織田作之助的生日。
「嘿——?食堂娘也給俺做了蛋糕?」眼前的辮子男,換句話說今天的壽星一臉開心的朝她搭話:「俺以為你不會認真想做俺的生日蛋糕呢。」
「因為這是工作,還有重點,平常你們吃得跟豬一樣,我哪有時間好好擺盤花心思。」平常更像是軍中開伙,沒對他們破口大罵就不錯了。
食堂娘把蛋糕擺放到桌上後很自然地結束對話,退出她平常不太願意接觸的用餐範圍,也不管織田作是要許什麼願望。

比起食堂,她更喜歡自己待在廚房些。

她從來不知道為什麼織田作之助會主動與自己攀談,甚至表示出更大的興趣。畢竟她沒打算和文豪們深交,只想著賺到足以完成自己夢想的金額後就走人。

稍微整理了廚房內的碗盤後,抽出圍裙內袋裡大約手掌心大的紙本,是她平常閒餘時間會翻閱的“通俗小說”——不過講直白點是官能小說,不應該在工作時間拿出來那種。
食堂娘倒是沒管那麼多,脫下圍裙,盤算著當文豪們在慶祝生日的這段時間,她應該是不需要多做些什麼料理,所以肯定能享受片刻的寧靜。

但願如此就是了。

聽到有腳步聲靠近,她快速將小說塞進盤子與牆壁間的隙縫,瞥眼一瞧是佐藤春夫,喔,更明確來說,是臉上沾著幾塊奶油的佐藤春夫。
不用想他來廚房是來拿毛巾什麼的,也更不用想現在食堂肯定是發生混戰⋯⋯女僕小姐一定會很想殺了這群人。
「幹嘛?」
「無賴派他們鬧起來了。」大概說明了情況,他伸手拿走放在檯子上摺好的白色毛巾。
才剛擦起臉上的奶油,佐藤春夫身後又傳來腳步聲。
「佐藤大人,可以麻煩你先去制止一下狀況嗎?我去請女僕小姐過來——」這次是實習生,她的表姐。
現場根本沒正常人可以阻止這群文豪發瘋,連個性認真的實習生都沒辦法。
「我知道了。」嘆了口氣,圖書館內為數不多的常識人接下任務:「對了實習生,你衣服也沾上奶油了。」
佐藤春夫跨起步走回食堂內,食堂娘則是對上實習生的眼神。

「奈瑠真是辛苦啊⋯⋯」多少有點嘲諷的意味在,食堂娘一說出口就被實習生狠狠瞪了一眼。
「不是說不要在工作場合叫我的名字嗎?叫代號。」雖然實習生這模樣生氣的樣子一點都不嚇人,食堂娘撇撇嘴。
「我去找人。」
「好喔,保重。」揮揮手,食堂娘坐回小凳子上,想說可以繼續偷懶了。
安安心心的翻開小說第六十八頁,安安心心的要閱讀起下一個句子——

然後這次是織田作之助。
那個混帳織田作之助。

「那個啊,太宰治和志賀直哉打起來囉。」
「所以我來食堂娘這裡避難嘿嘿。」

她一秒蓋上小說塞回隱密的位置後,瞪向滿身自己心血之作(生日蛋糕)的不速之客。
「你們幼不幼稚。」
「幹嘛這樣,俺今天是壽星,是不是該對俺溫柔些?」
「憑什麼?」
「憑俺今天許的第三個願望是跟你有關係呀。」
食堂娘花了幾秒種整理起腦內的思緒。
「你知道第三個願望說出來就不會實現嗎。」
「俺可沒說具體的願望喔,只給了提示,提示而已!」
他那雙充滿笑意的瞳孔反射著暖色,好似她的沒禮貌啊冷淡啊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我說,織田作之助。」
「你根本不需要跟我搭話吧,你又不缺夥伴。」
她可能沒想太多,第一次向對方拋出自己的疑惑,並不期望有怎麼樣的解答。

織田作又是笑了,配上彎曲的眼眉,他帶有腔調的語調上揚了幾個幅度:「畢竟食堂娘跟俺一樣是辮子好夥伴嘛!」
「第一眼瞧見就覺得應該多跟你聊聊。」
「遇到有相似共同點的人,不都會想認識一下嗎?」
她不知道該怎麼評價他的言論,他那神似玩笑又認真的用詞堆疊起股很異樣的感覺。
食堂娘見他從蹲姿站了起來,動了會兒身子,自知再不離開她可能會發出逐客令,自動自發拐出廚房。

她還是不清楚該面對這個奇怪的文豪,就在對方要踏離女人聲音能傳達到的領域,食堂娘勉強擠出了一句像樣的話語。

「——生日快樂。」

而她不像樣的祝福確實傳遞到了。
織田作之助歪過頭,那長長的辮子隨動作起舞,他的一個轉身帶起那句輕微不過、與往常相反的柔膩。

「謝謝囉。」


佐藤實習生 無題

「春夫老師是那種類型的人吧?」谷崎潤一郎在抽菸區點燃香菸時緩緩說起莫名其妙的言論:「對於可憐、毫無幫助的女孩子特別上心,然後一點一滴讓對方依靠自己到無法自拔——」

「不要自己設想這麼無聊的事情。」佐藤春夫皺眉,捏熄菸,恨不得讓對方馬上換話題。
「不是嗎?」谷崎話裡明顯意有所指,他愉悅地看到對方似乎想起同樣的事情,一臉五味雜全。
「對了,實習生今天給了我這個喔——」抬了抬手,露出手上那怎麼看都算是手工綁繩的東西,谷崎潤一郎更加得意了,因為對方瞄了一眼後的臉色相當趁他心如他意。
「哎呀,實習生沒有送你嗎?原來只有我一個人有禮物嗎?」
佐藤春夫在那一眼後完全沒把視線放回說話者身上,逕自的開門要離去。

「幫我跟實習生說謝謝喔。」
「想得美。」

三好司書 無題

三好達治從來到圖書館的那一刻,就沒停下這個想法過。
司書小姐和館長或是其他成年文豪們站在一起十分般配。

「但是三好很可靠啊。」司書有天聽到他這麼說不禁回道:「雖然身高不高又長的稚氣。」
第二句就別補上了⋯⋯三好達治有些無奈的把公文放進資料夾裡,點了一下數量沒錯後,收到手邊。
「生氣了?」
「才不會因為這樣就生氣。」
「嗯~三好做事很認真,我很喜歡你這點才讓你當長期助手。」
因為要是我做事散漫的話,根本沒有任何一點能跟其他文豪相比了。
三好達治很清楚自己又不是什麼美男子也沒出眾的特色,老老實實的協助司書就是最大的長處。

「心思細膩很為他人著想這點,我也喜歡。」司書歪過頭,看著眼前的助手。
「別看輕自己了。」她總是那般不避諱肢體接觸,戳了戳三好達治瘦長的身板,笑著。

織田食堂娘 無題

織田作之助完全不明白自己哪裡比不上志賀直哉。

食堂娘每次都眉開眼笑地歡迎對方進廚房,更別說完全沒阻止對方做起料理,三不五時還會跟對方聊起天。
看看自己的狀況根本天差地遠,被罵就算了,還會被趕出去廚房,連寒暄問暖都不給。
「食堂娘你偏心。」
「我偏不偏心關你屁事。」
「那傢伙到底哪點比俺好?」
「怎麼樣都比你好。」食堂娘話一說完就被織田作扣住左手,男人笑嘻嘻的變相用手蓋住她的。
「真的嗎?可是俺比較帥氣吧?」湊上前,他好看的臉龐在女人眼前晃來晃去,絲毫不放她走,語氣裡短暫出現毫無起伏的聲響:「如果是志賀直哉這麼做,你還會想掙脫嗎?」

「會嗎,食堂娘?」


佐藤實習生 身高差

「那個⋯⋯」
「嗯?」
「只是想著佐藤大人真的很高呢,要抬頭看那種。」
雖然以女孩子來說實習生自知自己身高超過平均,但是近距離和對方接觸後還是忍不住感慨起差別。
他的手指忽然扣上對方的腰際,發出淺淺的笑聲。
「這樣呢?」彎下身子拉近距離,一眼翠綠無節制的撞上她那雙慌亂的眸子裡。
他的氣息輕黏上她的面部,額頭靠著額頭,近乎零距離。
「我、我並不是這個意思——」實習生平常就不太會說話,這下更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這樣太奇怪了,佐藤大——」
「春夫老師。」
「不該改口叫春夫老師了?」

「不不不不不行這樣絕對不行!!!!」

评论
热度(8)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