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小豆女審短打『あの子。』

>小豆長光x女審
>抓個性用的練習短打
>接吻癖女審


:::

「小豆。」

小豆長光很快就注意到站在門邊的少女,縱使餐桌其他談話聲幾乎要蓋住過她的音調,明石國行結束了進食,小竜景光剛倒盡一杯日本酒,亀甲貞宗則是衝著外頭的少女露出禮貌、善意滿滿的笑容。
淀對於深夜的飲酒會沒有任何概念,點點頭表示自己的存在。

待他走到她面前時,她斟酌了一下,最後只是十指交錯在胸前,多少有種猶豫的味道。
「怎麼了?」
他的身高和體型幾乎是蓋過房內透出的燈光,連彎身都能掩蓋那一份喧鬧與視線,男人還微小的調整之間的視線差。
「淀想——」
「我想——」
拿捏了幾次都找不到適當的話語與主詞,她並非害羞,而是順應著這個本丸習得的規矩想說出個得體的請求。
淀不擅長說話,更或者說,不擅長合乎世道標準與他人對應。


「抱歉啊各位,我先暫離下。」小豆側過身跟同伴們告知。
我得去照顧這個孩子了。

所以他們遠離了帶有燈光的地方,她碎小的步伐領著他到達只剩夜幕低垂的廊下。
「淀認得這裏的路了?」
「大概、或許⋯⋯」淀停下不肯定又補充道:「因為小豆說過不要在人前、比較好?」
歪過頭的少女直視著小豆長光。
「淀很棒呢,還記得我說過的話。」他的耳提面命終於達到效果,這讓他得到微小的成就感。
如果不提他是在矯正少女的作為,這個場面看起來應該更加溫馨自在正當。
小豆長光彎膝的那一刻,少女輕巧的腳步迅速地湊了上來,距離猛然縮短,而他完全不意外這種發展。
在她觸及得到的範圍內,淀柔軟的指尖托上他的臉側。

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親吻他。

她又做出了重複的行為,一次兩次三次。
好吧,小豆長光沒算到幾次,全是因為她這般如同怪癖的行為在一天內發生超過兩三次了。
最後女性一點也不滿足的停下動作,開始組織起對話。
「淀想試試別的方法。」
「這樣不夠?」
「嗯,淀——」她意識到自己又換回以往的自稱,連忙改口:「我找過龜甲試過,可是感覺不太對。」
「我有得到龜甲的同意。」瞧見小豆長光想開口,淀極力證明自己並不是沒把他的話聽進去。
不不不,即使你不徵求龜甲貞宗的意願,我想他也相當樂意。
一想起對方似笑非笑的神情,小豆長光頗無奈:「不是說好我能幫到你就幫你,別麻煩其他人嗎?嗯?」

「可是小豆很忙。」淀有印象的畫面都是他忙著照顧別人或是在廚房之類的地方,加上他又是近侍刀,比起其他刀劍男士他的公務更繁雜。
根據男人的諄諄教誨,她必須學會體貼和顧慮他人。
「我還是能抽空照顧你,知道嗎?」
聽他說完,她再次點頭,然後又墊起腳尖。
「所以能試試嗎?」

他的手套質感蹭上她的臉頰,大概是同意了,少女拉起男人的雙手。
偏過頭,雙唇貼合。
比起以往單純的肌膚之親,她選擇張嘴,小力的啃咬起對方的下唇。
待他緊閉的嘴唇微開後,再伸出舌,更加肆意的越界。
鼻息繞上,隨著姿勢的轉變他那雙皮製手套不偏不移的扣住對方的腰,好讓少女不用施更多力,能更加賣力地投入當下的接吻。

實驗結束,時間比他想像中的短,她的狀態倒是比平常糟。
說糟也不太對,是亂。
眼神凌亂無法聚焦,嘴邊牽著唾液,淀平撫著呼吸過度,這狀態很明顯呈現在她泛紅的臉龐上。
凌亂的髮絲勾在嘴角,她卻還在思考怎麼得體的感謝小豆長光。
「這次好舒服。」先是稱讚,接著是感謝,一步一步循環漸進,依據對方交給她的處理對應守則。
「——承蒙關照?」
獨有的腔調念起頗為拗口的客套用詞,鏗鏘有力。

小豆長光沒有嘆氣,放鬆手臂的力道,重新讓女孩子的重量回到地面。
這個孩子啊。
這個孩子啊。

這個孩子啊。


:::

评论
热度(10)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