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IN依蘋

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創作者的心路歷程雜談

大概就跳著說來說去,沒有條理。
寫手圖手的東西都會說說,自我抒發多。


真要說,被第一次遭到肯定是投稿校刊的校狗擬人文章得獎,才意識到原來自己能打出有感染力的短篇作品。
從國小就一直都有寫故事的習慣,不過幾乎是到大學才會在固定在網路發自己的創作,老是找著適合自己的文風敲打著短短的短打,高中後期開始換成電腦打字,但是 出國前一直被禁電腦導致打字很慢所以碼字過程很艱辛<<

嗯,說到書寫文字,我自己開始短打有一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怕自己忘記怎麼使用中文,光是在打文章上的用詞和平日的閱讀量就已經少中文圈一大半,這點在每次打文上都可以感受到無力。要怎麼使用哪些字眼描繪出一個世界?要怎麼架構出合理的劇情?到現在發現自己擅長的部分後就沒那麼擔心。我就是個適合寫小情小愛的女人,認知到解脫許多<<

我的耐心寫不了每日日記,可是在喜歡的CP就有一定的熱情。
情感是第一個推磨出作品的原因。可能就是在外留學堆疊起來的自我對話需要紓解,這個地方的不公平不知道怎麼訴說,才有辦法寫出不停自我疑問、自問自答、共鳴感的東西。(這邊的共鳴感並非指讀者共鳴感,而是比較像文字間的不停來回,像是新詩的成句)
難過的時候就寫悲傷的文章吧,沒人陪的時候就寫充滿寂寞的文章吧,生氣不了解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寫關於憤怒與不公平的東西吧。
像是自我療癒,文字與圖像創作是維持自己理智的最後一把火,要是哪天不能創作那肯定是自我崩壞的開始。
因為創作是我所能做的,持續記錄感情和尋找感情的地方,它能接受我不停鬼打牆詢問解惑質疑。如果不能創作的那一天,必定是我心死或是放棄跟這個世界掙扎的力氣。
當初在異鄉求學階段,年紀比我小的弟弟遭遇到很多適應上的挫折,我卻沒感受到,現在想想可能是創作救了我。即使身在異鄉也沒關係,有紙可以畫有筆可以寫,那就一定有走下去的力氣。

文風上,希望自己有翻譯文學的直白又擁有一定渲染氣氛的氣度。我的文字無法精明幹練、也無法乾淨俐落,充滿各種鑽牛角尖,故事無法一次排好說完,成不了長篇文章我也是知道的,反正就寫,寫了以後有了什麼。大不了就跟著畫,把文跟圖擺在一起弄成圖文創作。創作是自由的,所以這麼做沒問題的吧。如此執著於創作的我就像嗑藥般,沒有盡頭。

已經這樣停停打打,持續寫到第五個年頭。
畫畫則是持續了半輩子有。
下一個目標是希望自己能成為用生命創作的那種創作者。
也謝謝看過筆下任何一篇創作的朋友。
如果你有從任何創作裡感受一絲波動就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3)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