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normals, they make me afraid.
The crazies, they make me feel sane.
刀女審/文司書/BG

浦島女審短打『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まれた 世界を少し好きになったよ
あなたのような人が生きてる 世界に少し期待するよ』
—— 中島美嘉 『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為什麼那些人可以裝作沒事繼續開開心心地活著?」
「為什麼是你要承受這一切?」


00

海未端視著鞋櫃裡被人打上死結的帆布鞋。
嬉嬉鬧鬧的人聲迴盪在放學的時段裡,她努力不讓臉色難看,抽出鞋子,賣力的用指甲摳出鞋帶的形狀,想從結裡尋找一絲解開的可能性。

第十次。
第十次。


01

已天黑,父母都還在工作,面對空蕩蕩的房子,海未選擇登入遊戲。
將膝蓋上的OK繃貼好後,她點開刀劍亂舞的畫面,沒想到登入語音會是熟悉的聲音。
「亀吉ー、どこ行った?」

她展開了細小的笑意。


02

少年充滿不可思議。
浦島太郎、龍宮、會說話的烏龜。
光聽著少年嗓音透露出每個詞句,她就覺得這裡彷彿夢境。
有著很照顧人的兄弟、有著很可愛的小動物、有著跟現實不相上下的山川野林美景。

不過大概,比不上的是,是現實中那片湛藍清澈、直透人心的海域。

「浦島來現世的話,我想帶你去看家附近的海邊!」
「雖然沒有龍宮,但是有我超級——推薦的海之家!天氣好的時候在沙灘上堆沙堡也很好玩喔!」
少年對於她的提議總是毫不害躁的點頭,笑容似陽光燦爛。


03

課本被泡濕。
第十一次。

海未決定放學後隨著小徑走去海邊。
脫下鞋子後,雙腳蹭入冰涼的海水裡,她聽著海浪拍打的聲響,用力呼吸進潮濕的空氣,用力到把多餘的情感逼回心底。

海鷗毫無顧忌地在天邊飛翔,她多麼想伸出雙臂,與之同行。
然而她只是個學生。
十五歲,一個聽起來不怎麼重要的年紀。

至少對大人來說,一個他們眼裡毫無憂慮的年紀。


04

「浦島虎徹!!!」
海未沒有預料到拉開紙門後會是蜂須賀正在浦島梳理頭髮的場景。
紫髮男子顯然對於審神者的莽撞早已習慣,擺擺手,要她進來。
「等等,把門關上。」當少女還在困惑為什麼,一轉頭就看到在門外的長曾禰虎徹尷尬的神情。
那個兄弟吵架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所以海未根本沒把初始刀的不高興認真看待,畢竟浦島也說過他們雖然常吵架,但是感情還是很不錯!

「我不跟贗品待在同房。」陰著臉的初始刀,連看都不想看往海未的方向。
少女倒是笑嘻嘻的幫盤腿坐在地上的長曾禰綁起另一個小馬尾,浦島虎徹還在旁邊喊了一聲主公好會綁頭髮。

「那我幫蜂須賀先生綁個辮子怎麼樣?」
她不懷好意的伸縮著手裡的彩色髮圈,接著一個眼神一個默契,與浦島虎徹合力將蜂須賀撲倒,就地正法。


05

客廳的電泡壞了。
因為踩上餐桌就可以解決高度問題,與父母通話去確定家裡沒替換用品。她便踩上腳踏車,去往鎮上的超市,買了符合的燈泡回家。
回程的時候,海未選擇比較遠但靠海的路,還能順道經過海之家。
與海之家的爺爺打聲招呼,對方熱情的請她吃了冰棒,彈珠汽水的口味很快就在嘴裡散開。
「這次會是銘謝惠顧、還是恭喜中獎?」她與老爺爺打賭,不過見底後看到是廠商沒印好的標語,他們忍不住大笑不止。

配上蒼天白雲,她在海之家又駐留。
海未撕掉舊傷口上的OK蹦,一個動作對垃圾桶投擲命中,發出開心的呼喊聲後,老爺爺再次出聲。
她下肢的幾個小瘀青不突出,但老人家就是問問少女怎麼老是受傷。

「啊!這個沒事!因為我常常跑來跑去、到處玩才跌倒弄傷的。」
海未誠懇的回答。


06

她又點開遊戲。

「どこから話し始めようかな~!」幸運的是,這次也是浦島虎徹的語音。
微弱的螢幕光線照射上她的臉龐,她嘗試幾遍抿開笑臉,倒影反射在筆記型電腦上,模模糊糊的不成人形。
今天想見你。
今天能笑著與你見面嗎?
今天想跟你說——
她按下登入鍵,很快的,就會見到浦島虎徹。

而少女將多餘的想法棄之身後,擺動起滿腿傷痕的雙腿,再也不思考關於她這個世界的明天、未來、一切。

:::

「變強的話,就可以保護任何人了。」
「也可以保護主公了,對吧?」


评论
热度(23)
© IPIN依蘋 | Powered by LOFTER